绝色女主逐妖记 第128章 玩火
作者:吴衣的小说      更新:2017-09-30
    刘红月委委屈屈的上学去了,下午还有课。

    她可不会跟左哲一样,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逃课。

    临走的时候,她瞪着左哲的小眼神就像要吃人。

    结果左哲冲她扬了扬巴掌,她下意识的就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一张脸涨得通红,跑得就像被猫盯上的耗子。

    “你好像一下子就变了一个人。”

    刘莹莹皱眉,看左哲的眼神就像看一个聊斋里蹦出来的妖怪。

    她不客气的挤到了左哲坐的单人沙发上,很是好奇的捏了捏左哲的胳膊,又饶有兴趣的揪了揪左哲的脸蛋。

    “该不会是鬼上身吧,你还是你自己吗?”

    “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还是我自己没错,可我明显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软弱得成了懦弱的小屁孩。”

    左哲完全没在意刘莹莹的眼神,也没在意她在自己身上摸摸捏捏上下其手的研究,不过想了想还是很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你最好不要跟我坐得这么近,也不要随便做这些能让我往歪处想的亲密动作,要不然,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做出某些很禽兽的事情来。”

    “有这么严重?”

    刘莹莹嗤笑一声,很轻佻的用食指勾起了左哲的下巴,凑近了他那眉清目秀的脸,吐气如兰,媚眼如丝。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能做出什么很禽兽的事情来?”

    不得不说,刘莹莹犯了经验主义的大错误。

    左哲在她眼里,一直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女儿欺负侄儿的事情,她其实是知道的。

    只是她不想管。

    毕竟那只是小屁孩之间的玩闹,她要是掺和进去就没意思了。

    何况她也觉得侄儿这个表哥当得挺失败的,软不拉几的太好欺负了,连个黄毛丫头都搞不定。

    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有毛用,简直是丢男孩子的脸。

    直到左哲莫名其妙的成了作家,写小说不算还有了能买房的大笔稿费,她才对这小侄儿有了改观。

    好吧,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受到财富金钱的影响。

    可刘莹莹本身就已经算是富婆,左哲买房的稿费和写小说的成就相比,后者比前者更让她震撼一点。

    她文化低,对有才华的人难免高看一眼。

    即便如此,左哲这个软趴趴的小屁孩,也只是升级成了有才华的小书生而已。

    宠物店松狮犬伤人事件后,她倒是把有才华的小书生再次升级,成了有才华有福气的小书生。

    能在影视剧里当主角,福气多多,好运常在,走哪儿都有贵人相助的那种小书生。

    要不是有福气有运气,怎么可能遇到胡梦娇这个贵人,捎带着让她也沾了光?

    所以那宠物店的股份,刘莹莹给得心甘情愿,一点都不心疼。

    可相对而言,左哲的容貌才华福气好运气,都不如他居然敢反调戏甚至当着她的面打刘红月的屁股来得震撼。

    那什么,小书生真长大了有男子汉气概了嘿。

    可小书生就是小书生,再有男子汉气概也还没长大,最多就是从小屁孩变成了熊孩子。

    毛都没长齐的熊孩子,也就只能有贼心有贼胆却没贼可使唤的口花花而已。

    所以她很不客气的进行了调戏。

    她觉得这小书生脸红的样子相当的可爱,怎么看都看不够。

    不得不说,还没长残的左哲颜值不是一般般的高,对刘莹莹的吸引力还是杠杠的。

    有时候很凑巧的看到刘红月欺负左哲,她都有点心痒痒手也痒痒的感觉。

    只是她到底是个小姨,不好意思跟着女儿瞎闹而已。

    其实她不介意把那个欺负小屁孩的人换成她自己。

    当然,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现在就不一样了,小屁孩已经升级了,至少也是个小书生来着。

    和她平等对话是差点,不过已经可以开无伤大雅的玩笑了。

    调戏一下都没关系,算不上大欺小的。

    倒不是说她真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只是逗小孩子尤其是逗漂亮的小孩子,是很多女孩子的通病。

    逗弄戏弄和调戏,很多时候都没那么严格的界限。

    当事人身在局中,更不会觉察到什么不妥。

    所以刘莹莹应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正在玩火。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了玩火的后果。

    在她眼里毛都没长齐的熊孩子,在她看来是有贼心有贼胆却没贼可使唤的小书生,面对她的调戏虽然一如既往的红了漂亮的脸蛋,却也做出了出乎意料的反击。

    他没有如她所料的红着脸往后退,跟受到惊吓的小猫咪一样缩到沙发角落上去蜷缩成一团窝着。

    他不退反进的往前凑了凑。

    刘莹莹这才发现,她凑得太近了。

    两个人本就面面相对,已经是鼻息可闻。

    左哲这么往前一凑,他的脸就贴上了她的脸,他的鼻子擦过了她的鼻子。

    更重要的是,他的嘴覆上了她的唇。

    她的呼吸蓦然停止,似乎连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她在他近在咫尺的眼瞳里面,看到了自己惊愕得无以复加的眼神。

    除了她那惊愕的小眼神,她还看到了某种燃烧的火焰。

    那是在成年人眼里才会看到的某种欲望之火。

    那种欲望之火,先只是一点火星。

    随后,势成燎原。

    好吧,这些个描述有点文艺。

    用大白话来说,就是在刘莹莹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左哲跟她亲上了。

    不是亲一下就算的蜻蜓点水,是亲一下就黏上了的如胶似漆。

    那不是小孩子跟大人之间的亲亲,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亲亲!

    刘莹莹惊觉到这一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牙关已经被突破,她的香舌跟某个悄然入侵的物事纠缠在了一起。

    她的全身上下都已经开始发热,就像左哲眼瞳里的火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到了她的身上。

    她想挣扎,却觉得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都已经酥掉了。

    她拼命的瞪大了眼睛,却什么都看不清。

    烈火焚城,欲焰焚心。

    一失足,一恍惚,身心俱焚。

    不作不死,她成功的把自己给坑掉了。

    和她一起被坑掉的,还有那个散漫颓废犹疑不定恐惧不安逃避真相的小屁孩左哲。

    取而代之的,是肆无忌惮随心所欲的少年左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