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073 刻意隐瞒的过去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凌晨两点半,唐泽辰开车到了市郊的一个工业园,正片工业园都陷入黑暗中,只有寥寥相隔的路灯亮着,荒无人烟中透着一丝不寻常的冷意。

    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桑塔纳两千,已经布满一层灰,唐泽辰核对了车牌号确定跟短信上的无误后,下车过去,伸手拉了一下车门,没锁。

    主驾驶座的车门盒里,有一沓用透明塑封带封好的照片,上面的不是别人,正是舒恬和厉函。

    唐泽辰一一翻看,而后拿着照片回到了自己车里,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东西我找到了,太少了!”说话时,唐泽辰还有些喘,心虚迫切又紧张的样子。

    “唐少,你要的急,对方又不是普通人,我们跟拍有很大风险的,能拍到这些已经费了很大力气。”对方声音很苍老,一听就是用了变音器。

    唐泽辰暗自咬牙,随手拿出一张,照片上厉函扶着舒恬从餐厅离开,可也只能看出是厉函扶着舒恬,其他的并没有异常,想用这些来证明两人关系不菲,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这样,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钱都好说,一定要拍到能直接证明舒恬和厉函关系不菲的照片,明白吗?!”

    “好,我会尽力。”

    挂断电话后,不等喘息一口,唐泽辰立刻接到了蒋梦瑶的电话。

    男人看到来电显示,心烦不已,语气不善的接起来,“这么晚了你又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女声顿了一下,似乎有些委屈,“你这么晚不回来,妈让我问问你在哪儿……”

    自从舒恬和唐家彻底撕破脸后,刘丽芳就让蒋梦瑶改口喊自己妈了。

    对于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刘丽芳对她简直比结了婚的舒恬好了十倍百倍。

    “你告诉妈了?”唐泽辰脸上瞬间布满戾气,“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跟妈说我出来了,你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

    蒋梦瑶总是擅自将他的事告诉刘丽芳,这让唐泽辰第一次有了被约束的感觉,并且还是被迫的,这种感觉并不好,甚至让他有些抵触见到蒋梦瑶。

    跟舒恬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这样,只会帮他隐瞒,哪怕自己被刘丽芳骂的头破血流,也绝对不会说他一句不是。

    蒋梦瑶声音软下来,“泽辰,你最近到底都在忙些什么,我知道新闻对你的影响很大,舒恬那个贱人……”

    “行了!”唐泽辰不愿再听她说下去,语气不善的打断,“你先睡吧,我现在开车回去。”

    蒋梦瑶小心翼翼的嘱咐,“那你路上小心点。”

    唐泽辰甚至连回应都没有,立刻切断了电话。

    他将手机‘哐当’一声仍在方向盘的前台上,疲惫不堪的将身体靠向座椅,微微闭了下眼睛后,他又将手机拿起来,翻开通讯录,无意间之间扫到舒恬的电话号码,微微顿了下,他忽然想起两人刚谈恋爱确定关系的时候。

    舒恬怯怯的要求他,能不能把她的电话号码置顶。

    当时他二话不说就答应照做,她开心的偷笑,可他心里却觉得这样的要求实在太蠢,只是时至今日,他竟然还一丝不落的记得。

    那些他曾经以为可笑,无聊,甚至愚蠢的事情,他都还记得,他不禁怀疑自己当时的感受,或许只是他的错觉,他从来都是自欺欺人的那一个。

    如果现在舒恬肯跟他和好,他会答应吗?

    唐泽辰自嘲的勾唇,尽管不想承认可还是不得不说,他会。

    甚至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

    如果一切还能回到两人闹离婚之前的状态,他或许会收敛自己,会多给舒恬一些她想要的。

    只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她身边有了厉函,那个比他优秀,比他有能力,强大到几乎无坚不摧的男人。

    她已经走远了,即便他现在站回原地,也只剩一片荒芜。

    唐泽辰静坐了会,重新发动车子,打开远光灯,看着前方灯光照射区外的漆黑夜色,他忽然就跟这黑暗融为了一体。

    ……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李伟案子要开庭的时候,叶钧庭带着她又跟范铭那边私下见了一次面。

    那种熟悉却又怪异的感觉再一次包围了舒恬,从公司离开后,她跟厉函说明便直接回了红苑小区。

    很长时间不回家,得知她要回来,叶丽华的舒长磊做了一桌的菜,都是她喜欢吃的,酸甜口居多。

    “糖醋排骨,你爸做的,你尝尝。”

    “这个是拔丝地瓜,你沾点水再吃,你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这个,当时你自己就能吃一盘!”

    “这虾是今天下午买的,可能有点不新鲜了,不过应该也还行,用番茄酱煸的茄汁……”

    餐桌上,叶丽华不停给她夹菜,倒是自己坐下半天还什么都没吃。

    舒恬心里暖暖的又有些酸涩,总是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要父母操心,亏欠了他们太多太多。

    “妈,我自己夹就行,你快吃点。”

    叶丽华这才往自己碗里夹了点菜,“我吃了,你多吃点,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和你爸都看着你瘦了。”

    毕竟她现在要跟唐泽辰离婚,气话说完了,心疼的还是自己的孩子,特别是这件事是唐泽辰做得不对,一想到舒恬受的委屈,老两口就心里堵得慌。

    舒长磊不知道怎么表达,只是默不作声的去给舒恬盛了一碗汤,“趁热喝吧。”

    舒恬注意到舒长磊最近疯狂滋长的白头发,心里不适滋味,吃完饭后,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

    “这是干什么?”叶丽华不明白她的意思。<ig src=&039;/ia/19507/5878331webp&039; width=&039;90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