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434 这个男人身上有光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6-01
    厉函和舒啸的事情很快周边的人便得知,季川祎他们很快来到医院,看着隔离病房中虚虚躺着的男人,心里都不好受。

    “怎么会这样?身体会不会有别的问题?”都是多年的朋友,大家挂心的很。

    令君泽比任何一个人都压力山大,“还要观察三天,如果能挺过这三天,命是能保住的。”

    保命。

    这两个字听起来是那么的重要,又那么的无奈,是啊,没有什么比活下来最重要,可这人要到了什么地步才会低到只要求活下来呢?

    “舒恬呢,她心情还好吗?”季川祎将视线落在伏在床边的那抹孱弱身影上。

    “你说呢。”令君泽喟叹一声,“阿函现在有多难熬,她心里就有多煎熬,这两个人别看平时你追我赶的,关键时刻还是彼此惦念,舒恬从来了就哭,这会趴在他身边才勉强能睡会。”

    季川祎阅过无数案子,不少催泪的场面都经历过,可是此时听了这番话,又看到这样的情景,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他慌忙移开视线,“阿函再难有这样一个女人陪着,也算是老天眷顾了。”

    舒恬那份情义,他们作为兄弟朋友的亦能感受的到。

    令君泽唇边扬起一抹苦涩的弧度,“但愿这小子撑过去,以后有他享乐的时候。”

    这件事过后,舒恬跟他之间肯定什么隔阂都没有了,人只有在生死面前才能看清自己的情,才能真正将那些误会放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希望厉函能撑得住。

    “黄梓柔那边处理了吗?”

    提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令君泽那么温润的一个人都冷下脸来,“裴昱去了,肯定不会让她好受,抓了人之后也没送去公安局,我嘱咐过他,别闹出人命,否则阿函伤成这样就不值得了。”

    季川祎下意识拧了拧眉头,不过想到黄梓柔那张脸很快便释然,他从不主张以牙还牙,以暴制暴,但是对于那么一个人性沦丧,畜生不如的女人来说,他提不起一丁点想要同情的心。

    情绪稍微平复后,他再一次看向病房里的男人,而后抬手郑重其事的拍了拍令君泽的肩膀,“君泽,辛苦你了,一定让阿函重新站起来。”

    后者也认真应下,“我会竭我所能。”

    ……

    厉函的事情很快传到了孟时川的耳朵里,他还沉浸在舒恬离开的低气压中没抽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没联系任何人,当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j市,得知孩子的位置之后,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赶到了御景园别墅。

    事情发生之后,舒啸被李婶和付清童照顾着,怕孩子受了惊吓之后换环境会生分,付清童直接带着自己的行李搬了过来。

    此时家里座机想起来,是别墅物业打来的,说一位孟先生在门口,付清童愣了下,很快明白过来这个‘孟先生’指的是谁,稍作考虑后还是准许,“让他进来吧。”

    不是出于别的考虑,只是这两天里,听孩子提起过这位孟叔叔,付清童觉得哪怕是为了小包子着想也该让孟时川进来。

    毕竟她虽然跟舒恬感情好,但是孩子还是跟孟时川更为亲近一些。

    国外那五年,不是白待的。

    孟时川车子开到别墅门口,门外有裴昱的人在驻守,就怕后续还会有人惊扰到孩子,见他车子靠近一股脑的走过来,刚准备盘问,付清童出现在门口,亲自给给他开了别墅大门。

    孟时川顺利开进前院,下车后一句废话都没有,甚至都没去看付清童一眼,脸色深沉的径直朝门口走去。

    付清童心里一紧,快步跟上去,喊住他,“孟先生,请稍等一下!”

    孟时川一心都扑在孩子身上,听到她的阻拦声,虽然不悦可还是停住脚步,看过去的视线有些严肃。

    付清童快步走到跟前,挡在他和门之间,“孟先生,我知道你现在很关心啸啸,但是孩子才经历了绑架,受到不少惊吓,情绪还不是很稳定,待会还麻烦你不要表现得太过激动。”

    虽然知道他不会伤害舒啸,可付清童还是忍不住嘱咐,总归是说了才放心点。

    孟时川点头,没说别的,鼻腔中发出一个沉沉的单音,“嗯。”

    付清童这才开门,两人一同走进去,李婶正在客厅陪着舒啸看电视,客厅的沙发上还有地毯上都放着很多毛绒玩具,是医生的建议。

    舒啸听到门口的声音转头看过来,大大的眼睛在看到孟时川之后愣了下,很快瞪得更圆,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飞快的跑过来扑进他的怀里,可是现在小娃却坐着傻呆呆的看着他。

    孟时川心里骤然疼了下,这孩子虽然跟他没有血缘关系,可从小到大的感情早就已经深入心底。

    男人径直走过去,高大的身躯站在沙发前,连李婶都要努力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的面容。

    孟时川一把将小娃揽进怀里,大掌轻轻抚着他头顶,“别怕,叔叔来了。”

    感受到落在头顶的温柔力度,小娃似乎才缓过神来,小奶音里夹带着一丝哭腔,一双小手紧紧搂住他的腰,“叔叔……”

    张宜秦一改刚才进门前的冷硬做派,蹲下身子跟他齐视,眼底的冰层划开满是柔软,“吓坏了吧?”

    舒啸回想起前不久发生的一切,逼仄的空间,破败的小屋,还有来自黄梓柔的威胁和拳打脚踢,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充斥着泪水,“嗯!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还有叔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