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415 他们需要我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5-19
    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他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过去三十多年过,自问没有哪一件事情是让他想起来会难受的,但如今终于有了,放她回国,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感情里哪有什么放下与否,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用五年换来一个机会,却被自己的自以为是给击败。

    “孟时川……”舒恬心里不适滋味的喊他名字,“你别这么说,是我辜负你了,对不起。”

    “不用道歉,我说过,我对你的感情不需要你回应。”其实从根本上来说,他一直都把自己往‘绅士’上标榜,不想去强迫她,也不想逼她,很多时候是他让她被动的接受了这份情谊,又何来对不起。

    “你别这么说,你对我和孩子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真的很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舒恬对孟时川的感情是区别于任何人的,很特殊,有些时候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五年前,你在j市水库边上无意间救了我一次,后来在外省相遇,这是上天注定的,但我带你走,五年时间的相处,是我自己后来强求,我心里明白,或许总有一天你会离开。”他行走世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早就将一切看淡,他是想过这样一天,却没想到自己会如此难过。

    “你别这么说,能遇见你对我来说是很幸运的一件事。”舒恬不想他把自己说的那么卑微,她从来都没这么想过。

    “有时候我也会感慨,你跟厉函的缘分到底深到什么地步,才能五年后在异国他乡再次重逢。”他的一切强求都抵不过命运的安排。

    如果说厉函跟舒恬经历相隔了这么多是命,那他失去她,也是命。

    他本不是一个信命的人,如果信命,他当年早就在黑市就被人搞死了,但现在他却有些信了。

    “舒恬,最终我们的关系还是要回到原点。”他说的苦涩,知道今天这一谈开,以后她跟他的关系便要定格在现在了。

    听他这样说,舒恬有些心急,生怕他意会不了自己心中的这份真情实意,“孟时川你别这么说,真的别,经历了这么多怎么可能跟刚开始一样,我把你看的比亲人更重要,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孟时川又怎么会不知道,但他想要的一直都不是成为她的亲人。

    男人抬手放在额边遮住半边脸,在她看不到的阴影中沉沉闭了闭眼睛,压制着眼底涨起的暖疼,再开口又是冷静的声线,“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祝你幸福。”

    这句话说完,舒恬立刻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黄梓柔,她终于明白什么爱别人和爱自己的区别,真正的喜欢一个人,是会尊重成全,而不是拼命的想要占为己有。

    舒恬几乎哽咽,“孟时川,你值得更好的。”

    她这辈子已经跟那个叫厉函的男人分隔不开,不仅这五年的羁绊,她还是他孩子的母亲,这样一个她是配不上他的。

    而男人听了却笑了,笑的很轻,用几乎听不到的气声说,“最好的已经被我错过了。”

    ……

    舒恬从公寓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她甚至都记不清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脑子里都是临走时,孟时川坐在沙发上的样子。

    想到他为自己做的一切,无条件的支持,心里就一阵低落和酸楚。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尽管看起来那么冷漠,可一旦有人走近那个男人的心里,他会把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给予对方。

    孟时川从未主动说起过自己的过去,可舒恬大体知道这个男人有一身的伤疤,在他真正成功之前的那一二十年里,都没有一刻真正的开心过。

    如果可以,她希望会有一个活泼且温柔,爽朗且细腻的女孩子陪在他身边,那个女孩子没有太多沉重的过去,只是开心的把这样简单的快乐传递给他就好了。

    舒啸抬头看着一路没有说话的妈咪,牵着妈妈的小手用力拽了下,“妈妈,你跟叔叔吵架了吗?”

    “没有,妈妈只是有些累。”

    小娃不以为他,深信不疑,小小的脚步加快了几分,“那我们快点回家,回家就能休息了。”

    两人走到车旁,上车之后,舒恬没有开车,而是看着不远处的高楼跟小娃说话,“啸啸以后要多来看看叔叔,叔叔会想你的。”

    毕竟从小到大看了五年,孟时川对他的感情虽然嘴上不常说,可她能感觉得到。

    舒啸乐得答应,“妈妈,如果你没空我可以自己来吗?”

    “可以,只要叔叔有时间,随时都可以。”

    “那好,今天的乐高还没拼完,叔叔说改天再跟我一起拼,我想上学之前把它完成……”

    孩子稚嫩的声音在耳旁软软糯糯的响起,终于让舒恬有些荒凉的心头多了一丝暖意,其实什么都没变,也不会改变,不管是她对他,还是舒啸对他,只要那个男人愿意,她们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