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396 身处花海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5-15
    不管行不行,他也就是这个样子了,也不能短时间去整个容。

    张毕琨后面又上楼来因为场地的事情找厉函商量了几次,连续两次都看到他站在镜子前一动不动。

    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厉总,您这么紧张吗?”

    “废话。”厉函也没遮掩,一口承认下来,“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我能不紧张吗!”

    “您很重视舒小姐。”

    重视?

    厉函愣了下,想到自己现在的所有情绪都是因为家里那个小女人,视线不禁柔起来,“没办法,女人就是麻烦。”

    嘴上说着不情愿的话,可如果真的不情愿的话,又怎么会主动为她做这些呢。

    眼看时间不早了,张毕琨适时提醒紧张到已然把时间都忘却的男人,“厉总,您该去换衣服了。”

    厉函这才想起来,交代了两句后急忙下了楼。

    他定制了一身深灰色的西装,不同于平时的外套衬衫,中间还加一个马甲,收身的款式,显示出男人精装的窄腰和胸肌,西装裤脚正好落在脚踝处,搭配一双深咖色的皮鞋,优雅中带着沉稳,真的就像王子一样。

    他换完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现场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都不禁纷纷侧目,实在是气场强大又颜值太高,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这样一个男人放在哪里都是极品,都不可能被忽略,那双腿和腰就已经足够让女人沉沦了。

    “好帅啊!真羡慕被表白的那个女人,这得是拯救了银河系吧!”一名女工作人员小声跟另外一人夸赞,语气中都是掩不住的羡慕和兴奋。

    另外一人虽然也有些激动,不过年龄大些到底能稳住,“小声点,被听到就要挨训了。”

    而这一切在厉函眼里都无关紧要,他所有的关注点就只有今晚的表白和那个女人,其他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已经收尾一切准备就绪,厉函拿出手机找到舒恬的号码拨了过去。

    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他听的心头打鼓,等待几秒,这声音忽然消失,紧接着响起一道清亮的嗓音——

    “喂?”

    是舒啸。

    老男人一直收紧的心头漏跳一拍,“啸啸,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帮我切水果。”小娃一五一十的交代,说话的时候还朝厨房看了眼,确定舒恬的确在哪里。

    厉函松了口气,“乖,把手机给妈妈,叔叔有事要跟妈妈讲。”

    “哦,好,那你等下哦。”

    “不急。”

    紧接着话筒传来孩子‘咚咚咚’的跑步声,然后是若有似无的对话,“妈妈,叔叔的电话,说有事找你。”

    “叔叔?哪个叔叔?”

    “厉函!”

    舒恬将手上的水擦干净,接过电话来,“喂,你找我?“

    “你跟孩子在家?”

    “嗯,刚睡了一觉,这会刚醒。”

    “吃饭了吗?”

    舒恬看了一眼干净的厨房,“没有,李婶今天下午说你给她放假了?我刚准备要做饭……”

    “不用了。”厉函打断她的话,生怕来不及似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心慌的躁动,“我订了餐厅,让司机去接你们。”

    舒恬抬头看了眼时间,快六点半了,“不用了吧,今天爬山这么累,你也没休息,在家随便吃一口就行。”

    “不麻烦,餐厅都订了,你等着司机去接你就好。”电话那头,似是怕她坚持拒绝,男人喉咙有些发紧,“听到了吗?”

    “那好吧,我收拾一下。”

    “衣帽间有新衣服,都是刚买的,你挑件喜欢的。”他浅声道,是注意到她今天的衣服还是昨天的那一件,说完又很快挂断,“待会见。”

    舒恬将身上的围裙脱下来,按照他说的去楼上衣帽间看了眼,三面大衣柜有一半都是女装,另外三分之一是他的衣服,舒恬也没多看,随手拿了一件,是一条连衣长裙,到脚踝的位置,她身材比较纤弱,穿这裙子还能衬的挺拔一些。

    换好衣服,还没过几分钟,舒恬便接到司机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了,她心里一惊,心想这才过了多久,竟然这么快。

    她不敢耽误,牵着舒啸出门,上车后才发现,所谓的‘司机’竟然是张毕琨。

    从回到j市两人总共见了一次面,还是匆匆告别,舒恬愣了下,“是你?”

    张毕琨客气又熟稔的替她拉开车门,“舒小姐,上车吧。”

    一路上,舒恬跟张毕琨都你来我往的聊着天,他没问她这五年去了哪儿做了什么,也没问关于孩子的事情,而是一直跟她讲着这五年身边发生的一些趣事,让气氛稍微放松了些。

    张毕琨朝后视镜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舒啸白净的小脸,心里替两人高兴,“怪不得说男孩随妈,果然是随你多一些!”

    闻言,舒恬转过头看了一眼舒啸的五官,其实乍一看是像她多点没错,但是看的仔细点就会发现,眉眼之间其实像厉函的地方也很多,比如他笑起来嘴角往上扬起的弧度,跟那个人简直出如一辙,这些细节只有入微的观察才能发现。

    一路聊天,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目的地,看着车窗外精致的餐厅,舒恬解开安全带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今天已经消耗了这么多体力,这人还会有闲工夫安排一个浪漫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