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391 床头热吻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5-15
    只可惜睡梦中的两人并没有听见,回应他的也只有舒啸一声不满的哼哧声。

    成功的将舒恬打横抱起之后,厉函快步走出屋子,转身进了主卧,将人放在柔软的大床上,见她没有要醒的意思,才又回到儿子房间,细心的帮小娃盖好被子关了灯才退出来。

    回到卧室的时候,床上的女人换了一个睡姿,身体朝右边微微弓着,一头黑色的顺滑发丝散落在床单上。

    她身上还穿着外面的衣服,看起来不是很舒服,男人思忖片刻,不知想到什么,眸色深沉起来,转身去衣帽间取了一条真丝的米白色蕾丝睡裙。

    回到床边,他小心翼翼的将她上衣的扣子解开,本没有别的心思,想让她睡个好觉,可随着动作越来越往下,露出的肌肤几乎白的晃眼……

    呼吸不受控制的变得沉重起来,他加快手上的动作,好不容易将她的衬衫脱掉,衣服敞开的瞬间,那对傲人的曲线跳脱出来,被黑色的内衣包裹着,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白皙的身体上还遗留着那日在病房,他给予的一身吻痕。

    视线往下,落在她腰腹部那道浅浅的伤疤上,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每次看都会带来心理上的冲击。

    厉函身子往下挪了几分,低头吻住那道伤口,薄唇温柔留恋着那一处,那一处带给他一个全新生命和无限感动的地方。

    一想到舒啸就是从这里来到世界上,他就血液沸腾。

    舒恬在他抱起自己换了一个地方时已经睡得不安稳,此时被他吻得痒痒,迷迷糊糊睁开眼却看到头顶熟悉又陌生的水晶吊灯。

    她愣了一瞬,眼睛被灯光刺痛,偏头去躲的时候看到了伏在自己身体上的男人。

    “啊!”睡意还在未完全清醒,她本能的弓起身体去躲,双手抵住那人肩头往外推。

    厉函没想到她会突然醒来,也愣了一下,也就在这个瞬间,竟然真的没防备被她一把推到了旁边。

    差点被推到床底下,稳住身体后,男人脸色有些难堪,可看到她上半身只穿内衣,一双水润的大眼睛几分惊惧几分茫然的看着自己时,所有的难堪都化成了情欲。

    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呈现在眼前,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厉函单膝跪在床面上,俯身靠近她,一只手撑在她身侧,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微微张开无意识吐气的小嘴儿,毫不犹豫的凑上前含进嘴里。

    “唔!”舒恬瞪大眼睛,正想要往后躲,被他扣住腰身往前一带,整个人都躺了下去。

    后背肌肤接触到冰凉的床单,她忍不住瑟缩一下,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脱掉,她又羞又急,偏头躲开他热切的吻,“不要!”

    其实不用她说,厉函本也没想做什么,在表白成功之前,他绝对不会再动她,可她刚才眼神迷离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不能上床亲亲抱抱总是可以吧?

    可谁成想,一吻住这张小嘴儿便离不开了,平时尽说一些他不爱听的话,可尝起来的味道却那么软甜。

    男人粗重的呼吸交织着女人的娇喘,唾液交换,唇舌纠缠的声音在静谧的卧室中那么明显,磨得人耳根都烫起来。

    ‘啪’!

    厉函伸手按掉床头的开关,一切重新回归黑暗,可对于舒恬来说,尽管看不见,可那种刺激却分毫没减,她能更加清晰的听到男人的喘息和他们肌肤接触的声音。

    舒恬去推他的胸口,却被那高涨的温度吓了一跳,两只小手最后只能无措的揪紧他的领口,长时间的接吻让她脑袋有些晕晕沉沉,渐渐的变成了无意识的攀附在他的脖颈上。

    厉函清晰的感觉到身下女人的软化,只要他强硬一点,她绝对生不出反抗的力气,男人大多在这样的事情上掌握主动权,面对舒恬这样的小白,调教她根本是小菜一碟。

    但是……

    不行,起码今晚不行。

    就在舒恬以为她又要沦陷时,身上的男人却忽然翻倒在一旁,跟她肩并肩平躺着,一只手还揽在她的腰上。

    她不禁有些缓不过神来,只剩下急促的呼吸。

    “别难过,以后给你补上。”

    黑暗中,传来男人低沉喑哑的声音。

    舒恬愣了下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顿时羞得一张脸通红,挣扎着要从他怀里离开,却被更加用力的扣住,“别乱动,我可不保证待会不会改变主意。”

    “你流氓!趁着别人睡着了做这种事情!”舒恬瞪他,羞窘到了极点。

    “哪种?”厉函闭着眼睛,收紧了臂弯便将她圈进怀里,英挺的鼻梁凑到她耳边嗅了两下,“流氓你还不是很喜欢。”

    她刚才搂住他的脖子,已然动情。

    舒恬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一句反驳的话,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唯独对这个男人定力不足!

    “睡觉吧,不会对你做什么,就这样抱着你。”

    “你放开我!”舒恬这个姿势很不舒服,况且,她现在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特别别扭。

    见她还不死心,男人眼眸微微睁开一条缝,大掌在她腰上拧了一把,惩罚她的不老实,“不想睡是不是?干点别的?”

    他这个‘干’字说的尤为重,舒恬低呼一声,被他‘欺负’的声音都染上了委屈,“啊!你、你放开,我还没换衣服呢……”

    男人动作顿了下,刚才衣服脱到一半,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这才松开钳着她的大手,“换吧。”

    舒恬松了口气,摸着黑从床上找到了自己的衬衫,不料下一秒便被一股更大的力道扯走,一条面料丝滑的睡裙扔了过来,“穿这个。”

    舒恬看着手上的吊带睡裙,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咬牙将裙子套在了身上。

    “内衣不脱,不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