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334 死丫头,你怎么忍心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4-16
    “童童……”舒恬心中动容不已,根本克制不住,泪水模糊了视线,可她却觉得眼前的人无比清晰,她记得她的长相模样,一点都没忘,这轮廓早就印在她脑子里。

    “真的是你,真的是……死丫头,你怎么才回来,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呜呜……”付清童一把将她抱过来,死死紧紧地搂住,生怕她下一秒就又消失了。

    舒恬跟付清童认识的时间最长,从学生时代到后来工作,两人曾经在一起的所有事情都历历在目,她们之间是朋友可也超越了朋友的关系,更像是彼此陪伴的亲人。

    这些年过去,她学会了处理自己的情绪,学会了独立冷静,可却一切在这个温暖的拥抱面前都瞬间决堤。

    舒恬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她嘴巴张张合合,声音像是哽在喉咙里一样,千言万语最终都化成一句无比颤抖的,“我回来了。”

    时隔五年,她舒恬终于再一次站到这片土地上,见到了五年中无时无刻想要见到的人。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找你找得多苦,起先你出事之后,我根本就不信,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呢?我想一定是他们弄错了,可是后来……”说到这,付清童像是想起过去难熬的种种,说不下去的摇了摇头,“死丫头,你怎么忍心一走了之这么多年……”

    舒恬感受到自己肩头的衣服被温热的泪水打湿,她抬手颤抖着安抚着她的后背,“对不起,当年离开我有苦衷,迫不得已,如果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她心里苦涩不已,想起五年前那个无助迷茫的自己,都说她狠心,可她对自己才是对狠心的那个人。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付清童心里挂念她,最担心她过得不尽如人意。

    舒恬视线微垂,不知该如何回答,身体上的苦倒还好,心里的苦却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尽的,只能安慰让她放心,“我很好。”

    两人见面,情绪都很激动,站在一边的舒啸第一次被忽略了个彻底,小娃什么都不懂,只是看着妈妈哭的这么厉害,心里很难受,“妈妈,你别哭了。”

    这一声‘妈妈’不仅喊得舒恬回神,也喊得付清童从激动的情绪里逃脱出来。

    等她视线落在小娃身上是直接木了,那个还没到自己胯骨的小屁孩长相简直跟舒恬像了七成,特别是刚才他喊舒恬什么?妈妈?

    付清童明显觉得自己脑子不够使,有种被砸晕的感觉。

    “啸啸,这是妈妈的好朋友,叫干妈。”舒恬破涕为笑,她之前就跟付清童约定过,以后有了孩子就认互相作干妈。

    舒啸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很礼貌的喊了声,“干妈好,我叫舒啸。”

    喊完之后,小娃才疑惑的问道,“妈妈,干妈是什么意思呀?”

    “干妈就是关系很亲近的称呼。”

    小娃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付清童听着两人的对话,什么反应都没了,只知道傻傻盯着眼前的小奶娃,她刚才没听错的话,这孩子叫舒啸,跟舒恬一个姓,所以这是舒恬的孩子?

    难道她这五年跟别人组建了家庭?可是……付清童想到厉函,想到那个五年来竭尽全力寻找她的男人,也正是因为想到,所以下一秒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什么,一切顿悟。

    她连忙蹲下身,仔仔细细的看着孩子的长相,怪不得,这孩子不仅长得像舒恬,更像厉函!

    “这、这是……”付清童震惊无比的看向舒恬,故意藏了半句在嘴里,怕孩子听见。

    舒恬心领神会,明白她想要说什么,点头,“是。”

    付清童脑子顿时炸了,连忙将母女俩请进门,“进来说吧。”

    公寓里很干净,定时有阿姨来家里打扫,时间不早,舒恬先哄着舒啸洗漱干净睡了觉才到客厅坐下。

    付清童端了一杯热牛奶过来,“这么晚了喝点牛奶吧。”

    舒恬接过来抿了口,醇香的牛奶顺着食道一路滑进胃里,连带着身体都暖和了些。

    “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和厉函的,四岁多了,五年前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怀孕,你知道的,啸啸就是那个孩子。”舒恬没有隐瞒的跟她交代清楚。

    付清童忍不住张大嘴,当年舒恬在监狱的时候,还是托她送进去的验孕纸,后来她出事,她人都没了更没人会提起那个孩子,没想到转眼五年,孩子不仅还活着,还很健康,都已经这么大了。

    想到这些,难免心中感慨,“你当年离开是因为这个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