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304 别碰我,不要!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4-16
    “那就好,那就好。”令君泽一连说了两遍,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他就怕这些年舒恬过得不好,那厉函该愧疚到什么程度?估计舒恬拿把刀捅死他,他都在所不辞吧。

    好在一切都超出预想。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两人时隔五年破镜重圆,令君泽下意识以为他们会重新在一起。

    却不料听到他这句话,电话那头的男人沉了足足半分钟才开口,“不知道。”

    令君泽莫名感觉自己被噎了下,几分错愕,“什么?”

    “她好像很抵触我。”今晚她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不是想要跟他坐在一起好好说话的样子,而是那种如临大敌的恐慌。

    令君泽皱起眉头,从沙发站起身来,不安的在房间踱步,按常理来说,他们曾经感情那么好,因为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分开,如今重新相遇……想到这,他思绪突然顿住,脑海中精光一闪,是啊,对于厉函来说这重逢是值得感激的,可是对于舒恬呢?如果她这五年都活着为什么不来找他?

    或许,她就没有回来的打算。

    想到这一点,令君泽那颗心又重新吊起来,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感情,最坏的结果莫不过舒恬有了别人。

    这个想法出现令君泽都吓了一跳,他本能的排斥不愿相信,也怕厉函会多想又激化两人矛盾,柔声安抚他,“你先别着急,才见面很多话一两句说不清楚,给她一点时间,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

    “我知道。”男人怅然的笑了下,“我现在有什么立场可以逼她?”

    令君泽听出他的心酸无奈,一时间无言,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情场失意的男人。

    “阿泽,你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好看,我做梦都想要看到的。”说着,他眼眶涌起一阵暖疼,男人抬手按住眉角,压住眼底升起的湿意,“我这些年的坚持,终究没白费。”

    这些年他过得有多么艰难,心里有多么的煎熬,令君泽都亲眼目睹,如今能有这样的结果,他能体会那份失而复得的心情,“一切都会好的,只要人在,一切都会好的。”

    两人正谈心,倏地身后传来一阵乒乓声,厉函立刻回头寻声看去,只见女人一手提着礼服裙摆,一手捂着胸口,而她的身侧床头柜上的水晶相框被撞到了地上。

    她惶然抬眸,不偏不倚撞进那双幽深的眸中。

    隔着一道透明玻璃门,视线交汇的碰撞有增无减,舒恬第一反应就是——跑!

    她转身顾不上穿鞋,白皙圆润的脚趾头落在地摊上,仓皇朝门口跑去,手指刚触上门把,没等她握住,身后忽然一道劲风扫过,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被扛了起来!

    没错,是抗,脑袋朝下,胃口硌着男人的肩头,整个人都直挺挺的朝下。

    “啊!”舒恬完全没有防备,惊呼一声,一双小手用力捶打着男人的后背,“放我下来,厉函你放我下去!”

    眼前景象调转,她看着男人一步步朝床边走去,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双腿疯狂踢踹起来。

    厉函单手控住她的身体,差一点被她争夺,小身子往下滑了几分,他吓一跳,立刻将人甩进了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中。

    舒恬只感觉身体在大床上弹了两下,脑袋有些发晕,她看不到的地方,裙摆上扬,露出大腿大片白皙的皮肤,晃的人眼晕。

    就在她还没缓过神的时候,身体上方忽然压下来一具火热的身体,不用睁开眼她也知道是谁,那种浓郁的夹杂着松木香的味道,如同刻进骨子里一般清晰。

    “别碰我,不要!”她挣,她踢,大眼湿漉漉的瞪着他,看瘟神一样看着他。

    厉函被这样的眼神刺的胸口一阵拧紧,大抵是知道她不愿意跟自己近身接触的,可是真的看到她这般宁死不屈的挣扎,以前那些亲密无间的画面就像是讽刺一样。

    他不想用强的,也不愿意做她不情愿的事情,正准备起身,却听到耳边响起一声尖锐又惊惧的叫喊,“厉函你不能碰我,我有男朋友,不准你这样对我!”

    男朋友。

    三个字成功让男人动作僵住,她说什么他都能接受,做好了被谴责被怨恨的准备,可是她刚才说什么?

    她在国外找别人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想到她这五年来跟另一个男人亲密无间在一起的样子,厉函心头就像生出成千上万只蚂蚁一样在啃食他的肉。

    看着她倔强的小脸,他气笑,遒劲的长腿压制住她不停晃动的两条小腿,大掌轻而易举的将她两只细腕扣在了头顶,完全制服她,盯着她的表情很是阴沉,“舒恬,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