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298 就算你死了她也回不来了!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4-16
    另一边,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j市,一如五年前一样,男人裹着精英的外壳,面具下却藏着一颗放浪的心,女人束起头发,心里却住着勾人的妖精,这里物欲横流,充斥着金钱和欲望的味道。

    凌晨时分的街头并不静谧,一如白天一样嘈杂,夜晚给这个城市披上了一层暧昧的外衣。

    而今天对于厉函来说,是最为特殊的一天,就是五年前的今天,押送舒恬的车子出了事,每每到了这段事情,情绪总是不受控制的变得暴躁起来,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一个人待着。

    今晚他买醉归来,车子开到别墅大门门口,被一辆黑色的路虎拦住。

    车子稳稳刹住,差一点就要撞上,令君泽气冲冲的从车上下来,过来一把拉开驾驶座的门,还没说话便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酒气,心底的小火苗一下子烧到头顶,揪着男人的领子一把将人拽了出来,“酒驾,你疯了?!”

    厉函脚步微慌,往后倒去,高大的身体靠在车身上,声音被酒浸润后显得清冷,“让开。”

    “你每次到了这个时候都会被把自己喝成这样,有什么值得的,去年胃出血好不容易养回来,现在又搞成这副样子,你还想不想活了!?”令君泽真的动了气,他就知道他会这样所以今天才过来堵人。

    不料这人不但喝的酩酊大醉,竟然还自己开车回来,他是真的不要命了!

    面对这样的愤怒,那人脸色微变,只是淡淡重复,“让开。”

    砰!

    拳头带着愤怒和失望划破夜风,重重的落在男人脸上,令君泽记不清自己上次动手是什么时候了,但此时此刻,他真的忍不住了。

    看着他伤心难过心死,他的安慰,陪伴,劝解全都不管用,别的事情也就算了,令君泽最见不得的还是他糟践自己的身体。

    厉函左边脸颊狠狠挨了一拳,他用了劲儿,这一下也着实不轻快,可他就像是没感觉到一样,不还手也不抵抗,就这么生生挨着。

    令君泽打了两下也不舍得继续,将他身体拎着第在一旁的树干上,“厉函你他妈能不能给我清醒一点,舒恬他已经死了,不论你在怎么折腾她都看不见了,就算你把自己折腾死她也活不过来,你明白吗!?”

    愤怒又令人心碎的咆哮声在空气中散开。

    这五年来,舒恬一直下落不明,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是警方给出的结果是,押送车漏油爆炸实在损毁严重,就连车子都如此,更何况是凡人肉体,被烧干净了也是可能,这么长时间过去肯定没有生还可能了。

    可这人就是不信不听,但凡触及到死这个字眼,都能让他瞬间失控,舒恬像是成为了这个男人生命中的一个开关,掌控着他的一切。“”

    五年了,可以了,还要折磨他多久才是个头?

    果不其然,听到令君泽这么说,原本好无反应的男人猛地瞳仁一紧,眼角泛起红晕,伸手抵开他,“她没死!”

    “没死为什么了无音讯,没死为什么这五年来一点消息都没有,没死为什么她不来找你!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才肯相信?”令君泽吼得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舒恬出事会后所有人都顾忌着他的感受,从未挑明讲过,可现在却不得不说,他走不出来,时间久了非但没有忘却,反而像是烙印一样留在了他心上。

    夜深人静,凉风袭来,像是直接吹在了失意人心头那片荒芜地,冷的彻骨。

    男人无力的靠着树干,双目灰败,像是失去了江山的帝王,像是被掳掠的阶下囚,“她只是对我失望了不想回到我身边而已。”

    他宁肯相信是舒恬不爱他了,也不愿意接受她死了这个事实。

    令君泽无言,关心则乱,愤怒褪去,只剩下令人窒息的绝望和压抑。

    他一把松开身前的男人,仰身倒在泛着湿气的草坪上,胸口起伏的厉害,大口喘息着,身上干净的衣物沾染上泥土,喉咙被空气划的生疼,“五年了,阿函,你该学着放下了,舒恬到现在都尸骨未寒,她也需要有个栖身之地,上周付清童给林惜看了一处墓地,舒家二老都去看过了,我们兄弟几个也去过了,她活着的时候最希望你能带她回家,没能如愿,如今你真的惦记她,就去看看吧。”

    男人身体狠狠僵住,这些年舒长磊和叶丽华一直没有给舒恬立块墓碑,就是因为打心里不愿意相信女儿已经离开人世,如今他们却同意了……

    就像是一直紧绷着的一根弦断了,他那些坚持和执拗随风散去,剩下枯槁的现实,可笑又荒唐。

    仿佛有人在他耳边说,你看啊,连舒恬的父母都承认了,你又有什么好骗自己的呢?

    令君泽留下这样一句话便走了,他知道厉函是听进去了,至于怎么考虑,他左右不了,只能让他自己想清。

    男人失魂落魄的坐在草地上,远处有夜晚巡逻的安保经过,手电筒扫过男人身体本以为是什么闲散人员,过来看到是厉函立刻恭敬的道歉走开。

    只是不时疑惑的回过头看两眼,那颓然的背影在夜色中抖得厉害,肩膀微微发颤,西装裤脚沾着灰黄的沙土,凌晨的冷风呼呼刮着,寂寞又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