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270 强制送出国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3-13
    一句话,把孟时川整个人都死死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他全身都笼罩起来,那种血液凝固在骨头里,整个人都拴住的感觉,他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

    心跳,有点快,思维,前所未有的飘忽。

    孟时川闭了下眼睛,抬起左手死死按住眉心位置,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提醒他自己因为这句话有多的激动澎湃。

    舒恬静静等着,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很重要,她需要知道孟时川的态度。

    “喜欢谈不上,欣赏的确有。”孟时川给了她一个很中肯的回答,“怎么,你对我有意思?”

    “……”舒恬悄然松了口气,“你想多了,我对你连好感都没有。”

    “等你从监狱逃出来说这些也不迟。”孟时川不再跟她多言,“挂了。”

    话音落下,电话已经被切断,听着耳边的忙音,舒恬动作有些缓慢的将座机扣下来,转身开门离开房间。

    “打完了?”狱警就在门口等着。

    舒恬点头,“嗯。”

    两人一同往回走,路上,狱警随口问她,“是谁来的电话啊?”

    舒恬眉头一跳,努力压着心底那份慌乱,“家里。”

    “哦。”

    好在狱警只是淡淡应了声,并没有多想什么。

    舒恬一路往自己屋子走,路过很多集体的狱房,里面少则七八个人,多则十几个,各个都面向不善,偶尔路过一个,她连对视都不敢,生怕会惹事。

    虽然没有人说,但是舒恬能感觉到,对于她这个‘新来的’又能住单间又自己单独吃饭,他们早有怨言,只不过没逮住机会为难她而已。

    舒恬回到自己的屋子后才彻底松懈下来,抬手摸了摸小腹,一个月的时间,肚子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哪怕不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她也要好好珍惜这条命。

    ……

    另一边,江楚婧得知舒恬的官司不顺利后,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极端兴奋中,这么多年了,她自从生病后还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一样这么开心过。

    贱人,叫她跟自己斗,到底不还是要被她送进监狱?

    江楚婧沾沾自喜的想着,那种可以完全霸占厉函一个人的感觉再一次充满了她的大脑。

    她不停的幻想着以后,不停的幻想着厉函跟她在一起的画面……

    与此同时,她身体恢复的也还不错,乔治虽然一直嘱咐她小心,但是基本的体征都没问题,只要见到光线,她可以在医院里活动一下。

    就在江楚婧费尽心思想要见厉函时,一个噩耗传来——

    令君泽跟乔治一同走进病房,两人手里拿着一个竖长的文件夹板在说着什么,直到站定在她床头前。

    江楚婧一头雾水,“令医生,乔治,怎么了?”

    “是这样的,你身体最近报告我看了,恢复情况不错,各项数职也比较稳定,鉴于这几方面的综合考核,我这边还是建议你回到新西兰那边静养比较好。”令君泽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语调,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江楚婧如坠冰窖。

    “回新西兰?!”她实在太过惊讶,以至于连声音都刺耳,“为什么要我回去,我在这里待的很好很适应,我不想回去!”

    “这是厉函的意思。”

    令君泽一句话成功让她失去了所有反应,足足愣了半分钟才缓过神来,“你是说……阿函让我走?”

    “嗯。”令君泽并不想配合她演一出苦情戏,眼里一点波动都没有,“这对你来说也是个好事,本来你的病就需要静养,我这边是综合医院,不比疗养所的环境。”

    江楚婧勉强扯出一抹笑意,“我觉得这里很好……”

    “那边只会更好。”令君泽一点空隙都不给她,“为了你自己着想,你也该回去。”

    “可是……”江楚婧明显慌了神,她怎么都没料到厉函竟然一声不吭的做了这样的事,“阿函没有跟我说过要我走,我……”

    “那你是怀疑我自己私自做决定?”令君泽最烦的就是她这幅无辜的样子,装的令人恶心,“你可以现在打电话亲自问他。”

    本来他就不待见江楚婧,现在舒恬在他医院出了这么一茬子事,他心里就更讨厌这个人,如果不是医生,他看都不想看到她。

    江楚婧骑虎难下,自然不可能现在就打给厉函,索性开始无理取闹起来,“你让阿函亲自跟我说,我才信。”

    令君泽语气之间已有不耐,“他没空。”

    “那我就等他有空。”江楚婧察觉到他话里的敌对,态度也强硬起来,“这几天的时间还是等得了,令医生应该不会因为个人情绪把我赶出医院吧?”

    “言重了,就算是看在厉函的面子上,我也不会把你赶出去的,尽可放心。”令君泽不说还好,一说江楚婧脸上更挂不住了。

    合着他现在还好好说话,全是看在厉函的面子上,这语气怎么有种打发人的感觉呢?

    江楚婧心烦不已,不过也清楚现在不是吵架抬杠的时候,转眸看向一旁的乔治,“乔治,我现在身体情况允许转院吗?”

    乔治一般都是向着她这边说话的,毕竟是相处时间这么久的病人,也有几分情义在,不过这次却破天荒的点头,“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