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263 她怀孕了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3-07
    之前哪怕是跟唐泽辰闹离婚,她也没有消瘦沧桑成这幅模样,现在可好,看上去身体都垮了一大半。

    “别哭了,是我不好,别哭了好吗?”舒恬不忍看她这样伤心难过,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

    付清童擦了擦眼泪,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才转过身来,知道她心里比自己还不好受,就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了,“你这么长时间不联系我,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以后再这样我就跟你绝交,别人交朋友都是为了关键时刻能帮自己一把,你倒好,恨不能把我往外推!”

    付清童心里很清楚舒恬这么做是怕她被牵连,也正是因为心里明白才更加难受。

    她总是一个人默默承担所有,倔强的让人心疼。

    舒恬抬手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转头看向一旁的警员,“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点话想跟童童单独说。”

    “好的,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舒小姐您喊我就好。”

    “谢谢。”

    小警员出去后,舒恬拉着付清童坐在椅子上,屋子里面有监控开着,做什么动作都不方便,好在两人都比较默契,走过去的几步路上,付清童便将试纸从袖子里递给她,身体挨着的一瞬间会有死角,监控看不清楚。

    两人坐下来,付清童看向她的目光心疼又复杂,“到底怎么回事?”

    舒恬想了想,摇头,“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一两句话讲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我是清白的。”

    她不在乎外界和别人怎么看待她,她在乎的是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不想让她们对自己失望。

    “厉函现在在帮你打官司,以他的能力估计能帮洗清嫌疑。”付清童还不知道厉函的打算,只是从新闻上看到他成为了舒恬的代理律师。

    舒恬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苦笑了下,“但愿吧。”

    “这件事,厉函知不知道?”付清童问的很隐晦,视线落在她小腹处。

    舒恬意会,神情严肃起来,“不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他,这件事除了我们两个人,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那你……有多少的把握?”

    “先试试吧。”想到有可能会怀孕,舒恬脸色都苍白几分,“希望不是。”

    “要是真的,你不打算告诉厉函,自己怎么能行。”再怎么说警局迁就,到底是警局,条件艰苦,她一个女人万一再有了身孕,根本坚持不住。

    舒恬心里不知想到什么,眸色暗下来,“我自己有打算,你只要别说就行。”

    付清童看着身边的好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有些读不懂她,不过转念一想近期发生的这些事情,的确会让她一夜之间成长很多,尽管这样的‘成长’很残忍。

    “好,既然你不想我说,我就不说,你知道我是一直站在你这边的。”付清童忍不住担心她,往前凑近几分压低声音问道,“不过你得跟我保证,你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就你这么一个交心的朋友,我可不想你有个什么好歹……”

    听她这么说舒恬也动容的红了眼眶,“我会没事的。”

    越是说这句话越心酸,她会不会没事,她现在也不敢确定了,她只知道事情开始朝着她不希望的方向发展,而口袋里的这几张试纸将成为一切的关键。

    “恬恬,你真的没事?需要我做什么的话就尽管说。”付清童握住她冰凉的手,到底是好朋友,还是能看出她状态有些不对劲。

    舒恬想了想,还真有一件事要拜托她,“童童,咱们认识这么久,我一直都不喜欢麻烦别人,但今天我的确要拜托你……”

    付清童不等她说完便摆手,“咱俩不用说客套话,你直说就行。”

    舒恬神色认真起来,长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语气有些沉重,“我的父母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他们年龄大了,我爸……又是一个比较注重声誉的人,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一直没跟家里联系,唯一的也就是让警局帮我送个信儿,如果你有时间就多去看看他们,别让他们为我担心,以后……也请你多关照一下。”

    付清童一字一句的听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越往后听越觉得哪里有些别扭,细想之下竟后背发毛,眉心微拧,“恬恬,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感觉你像是要不回来了一样……”

    舒恬放在桌下的双手倏地握紧,面上却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她甚至还扯了下唇角,“怎么会,你想多了,可能是太长时间没跟家里联系,想起来心里有愧吧。”

    她说话的语气并没有很紧绷,付清童多看了她两眼,心里虽然嘀咕可想到厉函在帮她便也没继续怀疑。

    “你放心吧,叔叔阿姨那边有我呢,我就是他们的第二个闺女,有时间我就过去安抚一下二老。”

    舒恬感激不已,“谢谢,真的谢谢你童童。”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时间不早,探视也有要求,本来就不该让她进来,现在破例也不好待太久。

    临走的时候,付清童一步三回头,就想再多看她一眼,舒恬怕自己会忍不住,强忍住没回头,直到背后一点声音都没有,直到身后的门再一次被关上。

    她直到有监控在代替眼睛盯着自己,像是平常一样看了会儿书,大约过了一二十分钟,才起身去了屋子里面的洗手间。

    整个房间里,只有这个洗手间里没有监控属于隐私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