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232 酒后吐真言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28
    “对你我不需要打听,只要我愿意,你的一切就都不是秘密。”

    舒恬被他的大言不惭气到无语,“所以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孟时川顿了下收回手,尽管已经克制着力道,女人娇嫩的下巴上仍然留下一道红痕,他几不可查的轻皱了下眉头,很快松开,“如果哪天过不下去了,你可以找我,我会帮你。”

    舒恬拧眉,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些,但也没有继续深问的打算,“谢谢,不劳孟先生费心。”

    孟时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手抬手将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口袋,舒恬因为他的突然靠近吓得浑身汗毛都快立起来,好在这人只是做了这么一个动作并无其他,而后便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那道威猛的身形消失在路口后,她才指尖轻颤的摸出口袋里的东西,是另外一张名片,上面没有任何头衔和标明,只有一串私人号码。

    她猛地攥紧,名片棱角陷进掌心软肉中,有点扎人,她不明白孟时川在这个节骨眼上的这么做的原因,心里却越发不安起来。

    ……

    舒长磊康复检查做完之后,总算是了却了叶丽华和舒恬的一桩心事,恢复的情况很乐观,已经没什么问题,同样的,舒恬也不得不再一次面对厉函。

    她还有很多东西放在御景园一直没有去收,舒长磊这次病倒前前后后加起来的时间也不算短,她一直在逃避,总归是要有面对的这一天。

    舒恬本想白天去,心里实在没底,拖来拖去到了晚上,通过张瑞儿在张毕琨哪里的情报,今晚厉函是有应酬的,还是特别重要的一场饭局,估计要凌晨才回。

    她这才放心,拖着一个行李箱到了别墅。

    开门看到李婶,老人家心善立刻红了眼眶,张口竟是道歉,“对不起舒小姐,我……”

    舒恬不等她说完便抬手打断,“李婶,这不关你的事,不用道歉。”

    李婶当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心里还高兴她可算回来了,可是看到她手里拎着的行李箱时,脸色微变,“舒小姐,这是准备……”

    “我今天过来收拾行李的,忘记跟你提前说一声了。”其实哪里是忘记,总归是怕李婶会告诉厉函。

    李婶站在一旁面容纠结,先生之前交代过舒小姐回来一定要跟他联系,可是眼下这情况……

    舒恬看出她的为难,宽慰的笑了下,“你跟他说就行。”

    她就是料定了他今天晚上脱不开身才过来的。

    李婶看着她提着箱子上楼,无奈的喟叹一声,拿起无线座机给厉函拨了过去。

    楼上,舒恬径直走到主卧门口,深吸一口气抬手推开门的瞬间,一股熟悉的气息席卷了她,算起来,她在这里生活了也有半年多的时间,这些时间足够让她习惯这里的一切。

    视线在卧室流转,从浴室到沙发,从沙发到床头,再到阳台,每一个地方都布满了她们之间的回忆,或好或坏都是他们之间才有的秘密。

    而这份回忆如今想起来,去让她痛苦不堪。

    舒恬连忙撇开视线,生怕自己多看多想一点都会舍不得如此离开,她就是犯贱,明知道江楚婧一天不解决就有无尽的问题,心里却还是无法阻止的爱着那个男人。

    她转身进了衣帽间,拿走了自己当初带过来的衣服和首饰,其他的一动没动,中间看到那条白色的睡裙,当初她跟江楚婧因此吵架,厉函又特意去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挂在上面,只不过她从来都没有再穿过。

    舒恬嘲弄的笑了下,其实哪里是一条裙子的问题,江楚婧本就没安好心。

    一件件的衣服和物品放进箱底,就像是把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也放进了心底,舒恬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喉咙间的酸楚让她嗓子都灼痛起来。

    她并没有特别着急,跟这里的一切做着无声的告别。

    约莫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将行李箱重新扣好,最后深深的看了屋子一眼,正准备拉着箱子离开,卧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

    转眸一看,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跃入眸底。

    舒恬心头像是被铁锤狠狠砸了一下,太过惊讶甚至脚步不稳的往后退了两步,他、他怎么会回来,不是说有重要的应酬……

    厉函对上她惊讶万分的目光,很快顺着她的手落在那个银晃晃的行李箱上,男人眼底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幽深暗沉,单单是这样迫人的视线已经是一种难捱的惩罚。

    卧室里的空气都在刹那凝结,半分钟不到的时间,舒恬已经手脚冰凉,想要强制性的使自己镇定下来,已是枉然。

    “厉、厉函?”她声音颤的厉害,足以看出她多么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