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227 渐行渐远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23
    四目相对,书房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绷起来,两人都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但这个问题似乎是个死结。

    舒恬先从这样难捱的气氛脱离,她移开视线,低头笑了下,“做不到吧,我也不要求你……”

    “可以。”厉函打断她的话,紧接着又道,“但要等她身体康复之后,我会让人把她送回去。”

    “身体好了之后?”舒恬摇头,声音很轻,像是跟他说又像是自己在说,“她的身体哪里那么容易好。”

    如果真是这样,江楚婧也会作出一件事情来,把自己的身体重新作回远点。

    “我们分手吧。”最终,她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这样拖着,对你,对我,对江楚婧来说,都不好,我已经没有精力信心继续耗下去了。”

    她对这段感情用了耗这个字眼,无比的刺眼,让人难以接受。

    “我说过,不可能放你走,如果你铁了心要离开,可以……”男人语气微顿,薄唇扯了下,“你尽管试试,看能不能离开j市。”

    舒恬心里咯噔一下,眼睛瞪大几分,“你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你,我只是留不住你。”如果有一点点办法,他都不会采取这样的方式。

    “厉函,你这么做只会让我后悔遇见你。”

    她每一个字都是落在他心尖儿上的刀子,她不觉得,他却已经痛的快要麻木,那双潋滟的墨眸下暗含伤心,不希望任何人窥到,假装平静,“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舒恬,我说过,我不能没有你。”

    眼见谈崩,舒恬也知道再继续说下去只能是白费功夫,她点头,神色里却并没几分赞同,“好,那我们就这样互相折磨,总有你受不了的那一天。”

    她就做一个没有任何情绪的傀儡娃娃,她就不相信厉函这样骄傲的男人能忍受的了。

    厉函最不愿听到她说这样的语,可如果真的让他选择,哪怕是把她绑在这里也不会答应离开。

    “你最好尽快死了这条心,留在我身边,我答应你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要走,不可能。”

    舒恬对这句话已然厌恶,后退一步,再一次拉开距离,“医药费我会去缴清,不用挂在你那边,离职的事情我也已经考虑好,希望你能尽快批准。”

    她态度坚决的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厉函丝毫不怀疑,就算他不批准,她也一定不会再去公司。

    一次谈话无疾而终,两人对话并不多,不是不想说而是无话可说,她有多么想离开,厉函此时有些体会到了。

    然而又有什么用?

    他依然阻止不了,只能希望江楚婧的病能赶紧好起来。

    ……

    另一边,江楚婧跟厉函的想法恰好相反,她这次从国外回来,就没再打着离开,如今发生了舒长磊这件事,厉函即使没说心里对她也肯定有所看法,所以她必须要加快自己的计划。

    好在从医院静养的时候,蒋梦瑶那边来了消息,张兰程的情况很不好,虽然之前一直是脑死亡的状态,但是近期出现了脑叶出血和萎缩的现象,医院方面已经准备通知家属了。

    “这个消息厉函很快就会知道,你打算怎么做?”蒋梦瑶压低的嗓音从话筒里传出。

    医院不比家里,江楚婧很谨慎,确保没人才开口道,“先不用声张,你继续盯着那边,等厉函有了动作就及时通知我。”

    “又要等?”

    “我这边出了一点状况,现在在医院,不过虽然是意外,对我们的处境却相对来说比较好一些,舒恬现在已经被我一点点逼得快要受不了。”江楚婧稳住她,“你不用着急,我有计划,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

    “这里是医院,人杂眼多,我在这里很不方便,万一要是被发现了……”

    “你小心点,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出岔子。”江楚婧紧着声音斥她,说完又怕蒋梦瑶听到会逆反,又缓声补充了句,“放心,我不会让你等太久。”

    “好。”蒋梦瑶还想继续说什么,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传来护士亲切的声音。

    “江小姐,该验血了……”

    “来人了,不跟你多说了,有情况随时汇报。”说完,江楚婧便将电话挂断,她将手机藏在衣袖中,看着镜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这才走出去。

    人前,又是那副人畜无害的面容。

    “刚去了下厕所,来吧。”

    ……

    舒恬离职报告厉函最终还是没能批下来,只是给她做了停职,他心里知道,这个女人跟自己一样倔强,一旦认准的事情很难改变,但是心里仍然有一丝丝的期待。

    只要没批,她就还是他的员工,这个认知能让他舒服一些。

    上次的谈话,非但没有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反而越来越深,一个忙着照顾舒长磊,另一个忙着公事和江楚婧的病情,好不容易腾出时间来,舒恬也不愿意正眼看他。

    有几次深夜厉函驱车从御景园赶来,连住院部的楼都没上去,只是将车子停在楼下,看着舒恬所在的病房里的灯光散出来,点燃一支烟,静静抽着,什么都不做。

    令君泽几次都骂他太闷,明明那么渴望,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说出来,道个歉就这么难?

    难么?

    其实不难。

    只是他们之间的问题已经不是一句道歉的话就可以缓解的。

    一次两次的事情累积到今天,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可发生就是发生了,或许允许江楚婧回国就是一个错误。

    想想自己对她也挺混蛋的,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也不怪她现如今这么抵触。

    然而厉函的所作所为,舒恬根本不知道,也没有心思去想,在她眼里两人犹如平行线一样,她唯一的心事就是盼着舒长磊能赶紧出院。

    好在舒长磊身体恢复的不错,手术后的第二周过完就可以回家静养了。

    主治医生是建议到康复楼进行健康训练的,但是考虑到费用还有方便与否的问题上,舒长磊还是想回家。

    尽管令氏医院已经足够好,什么都有,可也比不上家里来得让人放松。

    办理出院手术的当天,舒恬去窗口缴纳费用却被告知无法付款,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应该是厉函的意思。

    他之前说过要把费用记在他那边,可是现在……

    舒恬攥紧手里的住院明细,转身朝院长办公室方向走,不想跟厉函说,那就去找令君泽也一样。

    穿过长长的走廊,在这一层最大的办公室门口站定,头顶门牌上的‘院长办公室’五个大字熠熠闪着金光。

    舒恬不疑有他,抬手正准备敲门,忽然听到里面发出‘乒乓’一阵响声。

    将要落下的手顿住,并非出于本意的偷听,实在是里面的动静不小,就在她犹豫要不要敲门时,离着指尖不过两拳之隔的门板忽然震动了下,像是门内有什么东西抵了上来。

    不过舒恬很快知道那是什么,因为——

    “令、令君泽,这是办公室,你要干什么……”女人恼怒中暗含娇嗔的声音隔着门板传出来。

    “你说我干什么?”男人声音低沉微喘,光是听着已经浮想联翩。

    这两道声音都不陌生,耳朵在捕捉到声音的同时,舒恬脑海里闯进两张脸,令君泽和田桑桑。

    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