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225 你是不是要玩死我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23
    “厉先生,舒小姐身体没什么大碍,过度疲劳加上嗓子炎症导致高烧,三十九度二,已经吊了退烧针,醒了注意饮食清淡,休息两天就可以。”家庭医生在厉函身边缓声道。

    看着站在面前脸色凝重的英俊男人,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和孤傲劲,站在那里不开口你绝对不敢上去搭话,可偏偏这张脸却生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医生微微垂眸,很难想象卧室床上女孩的那身痕迹,来自厉函。

    厉函视线始终盯着床上那抹脆弱的凸起,“什么时候能退烧?”

    “嗯……差不多要到晚上了,如果反复低烧的话就吃我留下的药,不超过三十八度五就没问题。”

    “好,辛苦。”厉函说完,看了一眼李婶,示意她把人好好送离。

    李婶心领神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白医生,这边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下楼,二楼走廊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厉函独自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什么,缓了几秒,他错身进了屋子,反手将门带上。

    遒劲笔直的长腿朝床边走去,越是靠近越是不忍心看她因为高烧而染着异样红晕的小脸。

    她脸上有不少汗水,两鬓更是严重,直把头发都打湿贴在脸侧,秀气的眉头即便是在睡梦中也微微皱着,不难看出刚才的事情对她造成的惊吓。

    想来这些天她一直陪在舒长磊身边,吃不好睡不好身体消耗的厉害,再加上被他折腾了那么久肯定吃不消。

    厉函顺势坐在床边,抬手轻轻去抚那张娇弱的面庞,耳边突然响起她刚才那句堪堪耳语——

    ‘厉函,你别这样,我不舒服……’

    声音小小的,仔细想想还有些委屈,他可真是混蛋,竟然毫无察觉。

    视线落在枕头之间的小脸上,厉函起身,离开一会儿,再次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条湿手帕,第一次照顾人无从下手,拿着手帕在空中晃悠了半天才找准了下手点,缓缓的擦掉她额头上的汗水。

    似乎是被有些凉的手帕冰到,小人儿眉心皱的更紧,嘴里还若有似无的嘟囔着什么。

    厉函听不清,凑近几分,“说什么?”

    “别碰我……”因为高烧而变得有些干裂的嘴唇无意识的呢喃着。

    厉函俯下的身体就这样僵住,目光微转就看到了那一个又一个恶劣斑斑的青红痕迹……都是他造成的。

    后悔,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补救……她稀罕吗?

    掌心中的手帕被他用力攥紧,坚不可摧的男人竟然开始心慌起来,醒来之后她肯定更讨厌自己了。

    道歉的三个字在喉咙里滚了又滚,即使知道她听不见可还是执拗的在她耳边低声轻喃着,“对不起,恬恬……”

    睡梦中不安稳的小女人没有任何回应,也给不了他回应,高烧三十九度二,他有一半的功劳。

    李婶送走家庭医生后,拿着留下的药上楼想要放在一边,她敲了敲房门,得到允许后进入,一转身就看到先生坐在床边,小心仔细照顾舒小姐的模样。

    她不禁怔忪,想到今天先生回来时拽着舒小姐凶煞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刚才先生多么可怕,现在就有多么温柔。

    只可惜,这份温柔舒小姐看不见。

    哎,这又是何必。

    李婶心里无奈的叹息了声,不忍心打扰这份宁静,将药放在桌上便退了出去。

    坐在床边的男人没动,连头都没回一下,仿佛身后的动静他都没注意到一般,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床上的女人,细致入微的照顾着。

    ……

    舒恬是被嗓子疼醒的,喉咙处有一种干裂的痛感,气管也沉沉,每一次呼吸都让她格外难捱。

    眼皮睁开,入目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起初眼睛有些模糊,缓了片刻才渐渐看清。

    视线往下,身上盖着舒适的蚕丝被,室内温度不高不低,也让她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强迫的画面在眼前闪过,她眼底的光亮暗下来,不仅仅是因为刚才的不堪,还有那个走进她视线中的男人。

    厉函一直守在床边,本是下楼吩咐李婶做点清淡的补汤,不料刚离开的空档她就醒来,对上那双无精打采的大眼睛,男人快步走过去。

    他伸手想要试探一下她额头的温度,不料才刚一伸手就被她反应激烈的偏头躲开。

    男人的手掌就这样僵在半空中,起也不是落也不是,好不尴尬。

    半晌,厉函将手垂下,没有强求的触碰,只是问她,“头晕吗,待会测测体温。”

    他说着,已经从医药箱里取了电子温度计,放在她手边,舒恬明白他的意思,苍白的唇瓣微微抿起几分,没有反抗,顺从的往耳朵里试了下。

    三十七度二,稍微有点低烧,大致已经没问题。

    心放下来,开始关心起其他的问题。

    厉函绕到床边,看着她手背上贴着的白色医用胶布,还是愧疚,“饿不饿,让李婶端饭上来或者下去吃?”

    “不用。”舒恬才一开口便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到,她拧了拧眉,刚要咳嗽,视线之中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递了过来,顺着那骨节分明的五指看去,不是厉函又是谁。

    舒恬心脏抑制不住的砰砰跳动起来,不是感动,而是紧张,他的靠近会让她紧张。

    她没去接那杯水,而是掀开身上的被子想要绕开他,才走了一步便被扯住腕子,耳边传来男人压低的声线,“舒恬,别闹。”

    闹?

    她无力的牵动了下唇角,就当她是在闹吧。

    “你……放开我。”

    她没转身,也没回头,似乎多看一眼都是浪费力气,厉函盯着女人乌黑的后脑勺看了片刻,后牙根挫了两下,松开她手的同时开口道,“对不起,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