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192 触及底线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05
    “我没说让你在这里脱,我让你去屋里换下来……”

    “好了。”厉函打断两人的对话,看了一眼江楚婧身上的睡衣裙,“楚婧,你有想要的可以跟我说,不要擅自用别人的,只这一次,下不为例。”

    舒恬听到最后几个字,倏地的看向他,“只这一次?”

    她冷嘲的笑了下,“你让她把裙子还给我。”

    “恬恬。”厉函微微拧眉,“你喜欢我再派人给你送一件过来……”

    “那不一样!”舒恬抬高了音量,一字一句的道,“我的东西就是我的,再有十条相同的也不是这一条。”

    厉函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执拗,不过是一条裙子,他可以再给她买,伸手将人拉倒身边,低声安抚她,“你就当送给她了,好吗?”

    “我主动给那叫送,现在她招呼不打一声就穿上,这是逼着我不得不送。”舒恬的底线就在于此,她根本没办法妥协,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今天是衣服,明天后天是不是就该要她的男人了?

    厉函把她当妹妹,这位江小姐恐怕是别有用心。

    就在气氛陷入冰点的时候,从刚才开始一直没说话的江楚婧,忽然身形晃了下,紧接着她低下头,声音失落的开口说道,“阿函,你别说舒小姐了,我不知道她会这么在意,的确是我不对,对不起,我给你换下来就是。”

    换下来就是?

    她穿了她的衣服,怎么好像是她做错了一样?

    舒恬真是佩服,一个人竟然能把立场转变的这么快,好像一切都是她的不对。

    江楚婧进了屋,将门反锁,舒恬和厉函站在原地没动,她在等江楚婧把衣服给她。

    厉函看着她分毫不让的模样,有些诧异,“恬恬,你怎么了?”

    舒恬正是在气头上,听到他还问自己,心里的那股无名火一下子烧起来,“我怎么了?这话你不应该问她吗?”

    厉函怎么说都是一个男人,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偏于男性化,一件睡衣而已,她也没有穿过,楚婧穿了给她就好,下次别继续就可以了,何必闹的不愉快,以后她在家更难处。

    可对于舒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件衣服这么简单,她随意的出入她的个人空间,又拿了她的衣服穿,简直就是把这个家当成自己的,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可以让步,值得让步的地方,她的道歉也听不出一丝诚意,不过是说给厉函听罢了。

    江楚婧不一会儿便将睡衣换下来,她甚至还不忘叠好了才交到舒恬的手里。

    舒恬也没客气,拿过来之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开口,“江小姐,我不喜欢别人私自动我的东西,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她话里有话,成心说给江楚婧听的,她的东西就是她的,轮不到她来做主,她觊觎!

    江楚婧眨了下眼,压住翻滚而起的妒意,“对不起。”

    舒恬没接话,转身进了卧室。

    厉函看了眼低垂着脑袋站在自己身前的女人,薄唇轻启,“楚婧……”

    “你不用安慰我。”江楚婧破天荒的打断了他的话,无比‘善解人意’的指了指舒恬离开的方向道,“舒小姐好像误会了,你快去安慰一下她吧。”

    “那你……”

    “我没事。”她笑下了,借由笑意藏住眼底的精光,“对不起啊,阿函。”

    厉函听到她一遍又一遍的道歉,终究还是于心不忍,抬手怕了拍她的肩头,“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随之进了卧室。

    ‘砰’的一声门板关上,隔绝一切声音,江楚婧脸上的伪装也渐渐撕开,面具下的真情实感一点点显露出来。

    她死死盯着房间门,恨不能烧出两个洞来,好看看他们在里面究竟在做什么。

    江楚婧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她转身回了房间,身体靠在门板上,心里却并不平静,她要忍,要沉的住气,只有这样,才能将厉函重新抢回来!

    ……

    舒恬进了房间后,直接将睡衣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厉函进来就看到一只衣袖耷拉在垃圾桶外面的框上,男人薄唇微抿,喊坐在床上面对着墙的小女人,“为什么扔了?”

    舒恬没理他,刚才在夜市上归来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只剩下一腔无处发泄的郁闷。

    男人调高声调,又重复一遍,语气之中已经有了几分压迫,“问你话呢,为什么扔了?”

    舒恬气呼呼的转过头,“别人穿过的我怎么穿,这是睡衣又不是外套。”

    “既然你这样,你刚才为什么非要要回来。”在厉函的印象中,舒恬从来都不是一个会难为别人的人,以至于刚才她的偏执甚至让他感到意外。

    他不懂舒恬的想法,所以自然不甚理解。

    然而舒恬却不愿解释,他的这些话已经足够让她失去解释的心情。

    “我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要回来?”舒恬觉得好笑,“擅自拿别人的东西,还不允许我要回来了?”

    “舒恬,你不用跟我抠字眼。”

    “我没跟你抠字眼。”她咬唇,下巴颤动两下,强忍着心里翻涌而起的情绪,又道,“不管是衣服也好,别的也罢,我的就是我的,除非我乐意,否则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动一下。”

    更何况这个人本身对厉函就有其他想法,虽然只是揣测,可是作为女人对女人的了解,舒恬觉得自己没想错。

    “同在一个屋檐下,摩擦在所难免,你非要据理力争,对你有什么好处?”厉函跟她讲道理,想要排解她心里的情绪。

    可她根本就听不进去,“这件事是我的底线,别的我都能忍,但是触及到我底线的事,你让我怎么忍?”

    问完,舒恬又自顾摆摆手,不想继续往下深聊,再说下去又要吵架,“我们冷静一下,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上考虑,就不会这么劝我了。”

    说完,她直接起身进了浴室,反手将门带上,只留下磨砂玻璃上的一抹剪影给厉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