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155 有我在,不许别人欺负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1
    舒恬心里委屈又无可诉说,眼泪止不住的跌出眼眶,不等厉函擦完又再一次决堤泛滥。

    厉函听着女人呜呜咽咽的哽咽声,心都碎成一片一片,“他们说你了?”

    舒恬摇摇头,不知该怎么跟他讲,说的多了又怕他跟老人吵一架,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然而舒恬不说厉函也能想到其中缘由,今天老两口来就是为了让舒恬难看,却不成想他会半路赶回来。

    还好是赶回来了,若是赶不回来,她得哭成什么样子?

    “老人思想封建保守,年轻的时候一板一眼惯了,看人也是按照老一套标准,你不用放在心里,等他们了解你的为人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厉函抬手将她黏在脸上的发丝别到耳后,看着那双哭红的眼睛,俯身低头吻上去。

    咸涩的泪水顺着嘴唇滑入口腔,味蕾上一片酸楚。

    “我、我不怪他们这么想,我只是觉得无能为力……”一连几日的冷战和猜忌,加上现在老人家的苛责,她承受了太多,濒临崩溃的边缘。

    厉函将人重新抱紧怀里,大掌一下又一下扶着她因为哭泣不停颤抖的后背,“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我会想办法让老爷子接受你,好吗?”

    “好难。”舒恬伤心不已的闭上眼睛,“怎么就这么难……”

    对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在她身上就是千山万水,过了这道坎儿还有下一道,永远都看不到尽头似的。

    “别哭了,待会眼睛哭肿了,嗯?”厉函将人扶到床边坐下,自己则单膝跪在一旁跟她平视。

    舒恬感受着男人掌心的温热,睫毛上还沾着未干的眼泪,“我想自己静静。”

    她现在心里有好多想法,好多情绪,一时之间排解不开,只想一个人坐着待一会儿。

    厉函正要说话,没等开口,卧室的门板便被人从外面敲响,紧接着传来老爷子有些苍哑的嗓音,“小函,电视机突然打不开了,你下来帮我看看。”

    舒恬下意识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连忙推他,“你快去吧。”

    厉函看着坐在床边的小人,心里拧的难受,耳边敲门声持续不断,他别开眼,双手虚空插在腰上,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才转身走向门口。

    门拉开厉函走出去,很快又关上,隔绝老爷子看向屋里的视线。

    老爷子愣下了,见他出来身后没跟别人,步调很慢下楼梯,厉函看着老人明晰不稳的步伐,上前将他搀扶到一楼。

    “小函,你看电视……”

    “适可而止吧。”厉函看都没看电视机一眼,英挺的眉头往下沉沉压着,不难看出他此时的不耐和怄火。

    察觉到气氛不对,厉姥姥也从厨房走出来,站到两人之间,有些失望的看着他,“小函,你怎么这么跟你姥爷说话呢?”

    “我知道你们对舒恬不满,觉得她不够好,配不上我,今天从来了开始就百般刁难她,我不说不代表默认你们这样的做法,我只是觉得你们心里有个度,不会太过分,但现在看来,并没有。”他一字一句,语气之间已经有了几分坚硬,刚才舒恬哭成那样却一句话都不肯说的模样,让他最后一根隐忍的弦也断裂。

    “我们怎么刁难她了?你自己说说,还没结婚没成家的,两个人就住在一起,放在寻常女孩子身上这正常吗!”老太太说着都觉得脸上害臊。

    厉函扯了下唇,“她不愿意,是我逼她来的。”

    当初,的确他威逼利诱让舒恬搬进御景园,如今却成了别人口中的‘不检点

    ’和‘倒贴’。

    老太太明显不信,话里话外都是嘲弄,“我可没看出来她哪里不愿意,看她情愿的很嘞!”

    厉函眉心紧蹙,抵触的情绪直抵脑门,却又挨着老人的面子不能太过分的指责,终于理解舒恬为什么说无可奈何,为什么觉得难。

    当一个人不信任你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狡辩。

    “不管你们怎么想怎么说,只要我在这里,就不能有任何一个人为难她。”解释没用,他干脆就强硬。

    老爷子听了气的直瞪眼,“好啊,你现在因为一个女人跟我和你姥姥置气是吧?”

    “不是我,是你们逼得。”

    “我们怎么逼你了,让你找个清清白白的女孩结婚就这么难?找谁不好,非要找一个臭大街的,你……”

    “姥爷!”厉函听不下去的打断,“你贬低她,就等于是在贬低我。”

    “好,好啊,你就为了维护她……行,小函,你真行。”老爷子抬手指着他的脸,手里的拐杖都气的狠狠敲了地面两下,“走,咱们现在就走,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告诉你,这个家里只要有我和你姥姥在的一天,就不允许她进门一步,你要是让她进,那就当没我和你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