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150 所谓酒后乱X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1
    第二天早上,舒恬不是在闹钟声醒来,而是在身体一阵阵发冷和酸痛中醒来的,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身边的男人还在不在。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他不在。

    继之前下班晚归,夜不归宿后,现在连起床都看不到人影了。

    舒恬自嘲的冷笑了下,竟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她现在甚至有些习惯了这种见不到他人的‘生活规律’。

    昨晚喝得太多已经断片,只有个别片段画面在脑海中闪过,其中也包括他从酒吧带她回来。

    静坐片刻,起床,穿鞋,走进浴室,里面还残留着她昨晚的衣物,足以料想战况是多么激烈,他几乎全程都在发泄式的占有她,她心里是不愿意的,可奈何两人太了解彼此,一举一动之间她便全然失去自我,被他掌握。

    站在镜子前,舒恬拉开睡袍的一角,身体上密密麻麻都是他留下的痕迹,青青紫紫交错在一起,触目惊心。

    自从两人正式好好在一起后,他便很少会这么暴力,哪怕是床笫之间的情事也大多顾忌她的感受,昨晚,他是真的失去理智。

    舒恬不敢多看,生怕自己会再一次情绪失控,转身脱下睡袍,平静的冲了一个热水澡。

    冲完之后身体非但没轻松,反而更加沉重,脑袋也有些晕乎,舒恬冲了一杯燕麦强撑着精神打车到了公司,总算是没迟到。

    早会结束后便接到了付清童的电话,“你没事吧?”

    她声音还有些沙哑,明显是刚醒没多久。

    舒恬走到一旁的安全通道,“没事,你怎么样,昨晚在哪睡得?”

    电话那头,付清童明显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在酒店。”

    两人之间实在是太过了解,一句话一个字都能听出异样,舒恬眉心一压,“昨晚你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付清童故意抬高了嗓音,却掩盖不了字里行间那份心虚。

    舒恬语气微沉,“你昨晚怎么去的酒店,有人去接你?”

    话问到这个份上,付清童想瞒也很难,以厉函和季川祎的关系,舒恬早晚也要知道。

    她这才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到了酒店之后,你也知道,我喝多了有点神志不清,具体怎么样我也忘了,我就记得我他了,至于后来我们怎么睡到一块……我是真忘了。”

    舒恬眼皮一跳,想到季川祎那张精致斯文的脸和付清童,她竟然有种思维错乱的感觉。

    半天,才憋出半句,“你们……睡了?”

    电话那头,付清童坐在大床上,看着地上凌乱的衣物,烦乱的抓了抓头发,声音很小的应了声,“嗯。”

    “……”舒恬差点一口没上来,“你这是酒后乱性你知不知道?”

    “嗯。”

    “那你还这么做?”

    “……”这下,轮到付清童没话说了。

    她也很震惊,也很不知所措,今天早上醒来回想起这一切,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竟然跟一个她天天骂的男人睡了?!

    老天爷这是玩她啊……

    “你想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挽回不了,只能补救。

    付清童声音很丧,“能怎么办,成年人的世界,你情我愿怪不了任何人,认了呗。”

    听到她这么说,舒恬也不忍心继续责备,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但心底还是怪季川祎的,再怎么说付清童昨晚都喝多了,于情于理作为一个理智负责的男人,都不该乘人之危。

    挂断电话后,舒恬犹豫片刻还是坐电梯到了季川祎的办公室。

    跟厉函办公室只有一屋之隔,她敲了敲门,正暗自庆幸没碰到厉函,不料门刚一开就看到两人坐在中央的会客沙发上。

    舒恬脚步一顿,要不是还有秘书在,她真的想掉头就走。

    显然,厉函也没料到会在季川祎的办公室碰见她,黢黑的眸子波澜微起,不过很快便被他压住,那道压迫十足的视线也随之移开。

    停留在她身上的时间不超过三秒,一带而过的速度。

    舒恬本来想走,被他这种反应一刺激顿时改变主意,他都不在意了,她有什么好躲的?

    季川祎见舒恬走过来,以为是找厉函的,“你们有事聊?用不用我先回避一下?”

    不料舒恬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季总,我就是来找您的。”

    “找我?”季川祎余光扫了一眼一旁冷着一张脸的男人,有些不解,“什么事?”

    舒恬吸了口气,“关于,我朋友的事,先跟您单独谈谈。”

    她特地加重了‘单独’两个字,生怕厉函听不出话里的意思。

    季川祎一听这话便明白过来,昨晚他跟付清童……

    “上班时间,有私事下班再说。”不等两人交谈更多,一道冷清的声音便插了进来。

    舒恬后压根搓了搓,没忍住呛他,“厉总怎么知道是私事,万一是公事呢。”

    “公事就更不能在这里说。”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夹,目光幽幽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审度的强势,“你这是越级汇报。”

    越级汇报。

    四个字落进舒恬的耳朵里真是说不出的讽刺,“厉总真是公私分明。”

    男人没说话,遒劲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往那里一座明明矮她一截可就是透出一副俯视你的感觉,让舒恬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是那么渺小。

    季川祎一看氛围不对,立刻出来打圆场,“舒恬,你直说吧,厉函也不是外人,你也不用喊我季总,跟平时一样就行。”

    如果换做是别的事,舒恬绝对不会挑在这个时间段说出来,可事关付清童,她根本就无心拖着。

    “川祎哥,昨晚你跟童童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就是她跟你说的那样。”季川祎的态度比她想象中要爽快很多。

    舒恬咬唇又松开,语气之间很犹豫,“那你对童童是喜欢还是……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季川祎一点停留都没有便脱口而出,也打破了最后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理智冷静的表情仿佛在说,昨晚的一切只是一时冲动,无关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