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长夜无尽时 142 前公婆找上门
作者:豆豆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1
    舒恬萦绕在心头的阴郁,因为这句话消散不少,“你说的,不准反悔。”

    她话尾轻扬,听着这道声音就能想起她傲娇的表情,男人眼底的冷硬瞬间融化了大半,语气宠溺又纵容,“不反悔,到时候让你亲自‘验身’。”

    舒恬蜷起膝盖,小脸通红的嘀咕了句,“臭流氓……”

    从昨晚到现在,厉函难得发自内心的勾出一抹笑容,“抓紧起床,我在公司等你,嗯?”

    听着他的声音,舒恬心里的气几乎磨没,声音软的像是从糖堆里融出来的,“好。”

    絮絮叨叨的又说了两句,挂断电话后,厉函又片刻不停的打给了令君泽,话里的柔和也随之消失,完全公事公办的口吻,“你安排乔治的两个看护到城北别墅,楚婧昨晚说头晕,我担心她身体情况。”

    电话那头,令君泽刚到办公室,公文包还没放下,“头晕?还有别的反应吗,之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

    “暂时没有。”厉函心有余悸,“会不会是飞行时间太久?”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令君泽坐在办公椅上,桌上有一杯热茶,是田桑桑泡好的,他拿过来抿了一口,清淡的茉莉味瞬间在口腔弥漫开来,“我下午派人过你,你放心,只要别的反应没有就不要紧,楚婧这个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别老自己吓自己。”

    “嗯,麻烦了。”

    “嗨~”令君泽叹了声,“你跟我客气什么?”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说完正事,难免会问到个人的事情上,令君泽小心试探的开口,“楚婧回来,舒恬没察觉吧?”

    “我昨晚在城北呆了一整晚,她多少不高兴,哄了两句。”

    “哄好了?”

    “嗯。”

    “哎,要我说舒恬这姑娘还真不错,挺认你的,一晚上不回去两句就哄好了,说实在的,你心里愧疚坏了吧?”不得不说,令君泽跟他这么年多兄弟,还是很了解他性格的。

    厉函何止是愧疚,他甚至有些对自己失望。

    “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他声音低迷的说了句,像是对令君泽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

    这是他给自己唯一开脱的借口。

    令君泽所有要说的话都被他这一句堵回去,他吐字不清的咒骂了句,“爱个人怎么就这么难?”

    以前,是没有,现在,这个人出现了,却又有一个江楚婧挡着。

    这要是他才没有这个忍耐力,早就削发为尼,出家当和尚去。

    厉函苦笑一下,“感情这种东西能不碰就别碰,我对舒恬已经爱上了,再说这些就都是废话。”

    令君泽吐出一口浊气,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劝才好。

    ……

    另一边,司机准时到御景苑别墅接舒恬去公司,路上,她正看公司的邮件,忽然接到叶丽华打来的电话。

    “喂,妈?”

    “小恬啊,你现在在哪呢?”

    舒恬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我在去上班的路上啊。”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唐国峰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寻思你之前嘱咐我和你爸爸离唐家那一家人远点,也就没接,谁知道他们直接找到家里来了,你说这人在门外站着也不是个事,我和你爸就让他们进来了……”

    听到这,舒恬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什么?你让他们进来了?!”

    叶丽华知道她又有着急,急忙解释,“他们找过来敲门,这邻里邻居的,我也不能让别人看着他们在门口闹啊……”

    闻言,舒恬声音都提高一大截,“他们闹了?”

    “没有没有,唐国峰说今天过来是想把话说清楚,我跟他说了你和唐泽辰既然已经离婚,就没什么好说的……”

    “妈。”舒恬打断叶丽华,已经沉不住气继续听下去,生怕刘丽芳和唐国峰那一家子人会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她一边吩咐司机调头,一边对电话那头的叶丽华说道,“你先跟我爸稳住唐家一家子,我现在就赶回去。”

    “你回来做什么,你不是要去上班……”

    “他们都找到家里去了,我还上什么班啊!”舒恬忍不住咋呼两句,说完又心里不得劲,“行了妈,你别操心我了,我请个假很容易的,你跟刘丽芳说让她等我回去。”

    “那、那好吧……”叶丽华见她非要回来,知道自己劝不住只好作罢。

    挂了电话,舒恬立刻跟魏湘茗请了假,她没请太久,就半天时间,说明理由后,魏湘茗也很干脆的放了人。

    司机视线扫了一眼后视镜,见她脸色不好,善解人意的将暖风开到最大,“舒小姐别着急,从这边到红苑小区很近了,十五分钟左右就能开到。”

    舒恬心乱如麻,长叹一声,“谢谢,麻烦您快点。”

    早高峰的时间,司机硬是挤着公交车道开到了红苑小区,车子停下不过才十三四分钟,舒恬拿着包包下车,一路小跑到单元门口。

    她今天穿了高跟鞋,从一楼到四楼,一步两个台阶的迈上去,中途不小心崴了一下,她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却没时间多注意。

    ‘砰砰砰’

    门铃,门板,她挨个按,挨个敲,声音焦急,“妈,给我开门。”

    门内,叶丽华手上还沾着水,没来得及擦便过来打开门,“你急什么,我跟你爸爸又没什么事。”

    她压低声音唠叨,舒恬见她神色无疑,这才松了口气,转而视线朝屋内看去。

    客厅里,刘丽芳和唐国峰坐在沙发上,舒长磊则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三人之间并无交流,尽管两人关系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叶丽华还是给他们倒了一杯茶。

    舒恬看着茶杯氤氲出来的热汽,胸口闷闷的,再见到这两张脸,她还是无法释怀,只有沉重和不堪的回忆。

    舒长磊见她走进来,起身喊她,“回来了。”

    “爸。”舒恬喊了他一声,转头看向从沙发上应声也跟着站起来的两人,语气有些生硬,“你们来做什么?”

    唐国峰表情僵住,刘丽芳强撑着笑意,熟稔的开口,“今天过来是有点事想跟你谈。”

    舒恬点点头,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对叶丽华和舒长磊说道,“爸妈,我们有事讨要谈,你们先回卧室待会吧。”

    “这……”叶丽华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刚要开口,被舒恬打断。

    “妈,这是咱们家,你放心就行,一会儿谈完了我喊你们。”

    叶丽华还想说什么,舒长磊抬手阻拦她,“行,你们谈,我跟你妈先进屋。”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屋,叶丽华担心的一步三回头,等卧室门关上后,舒恬才走到唐国峰对面的沙发坐下。

    双腿交叠在一起,姿态强势又带着些胸有成竹的自信,“你们想谈什么,现在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