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第1277章盛世大婚(8)
作者:温暖的月光的小说      更新:2018-03-10
    37 om

    第1277章盛世大婚(8)

    这场刺杀来的突如其来,一点感觉都没有,比他的暗卫武功还要高的人或许会有,但是暗卫死士一类的团体,绝对不可能会有。

    “消除了气息么?”白衣男人很快的就猜到了自己为什么毫无防备的被敌人潜伏了进来,看来对方跟自己用的同一样的手法,你用药水把身上的气息全部消除干净,这样没有人能够发现。

    被摆了一道。

    白衣男人要离开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好几道的身影,一道身影走了过来,迎面就是一张直接将这个白衣男人给逼退

    白衣男人后退了好几步,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突然之间露出了十分冷漠的表情,“皇叔?”

    是凌蓝,或者是噬。

    “皇叔还真闲,不去淘一杯喜酒来喝,来孤这里做什么?”

    噬幽幽的盯着他,勾唇冷笑,“本座第一次被人利用,你以为,本座是这么好利用的?”

    白衣男人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漫不经心的眯着双眼:“皇叔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白衣男人有些讶异他出现在这里,虽然觉得棘手,但是并不妨碍他的计划。

    双手握住了剑,然后慢慢的把剑拔了出来,白衣男人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纳兰清还真是一个妖孽,她到底有何魅力,能够让你跟龙泽对她为首是瞻?”

    “她此时正在澄清,嫁给了别的男人皇叔,你却暗暗的来为她除掉我,她知道么?”

    “会感谢你么?”

    噬那阴沉无比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奇异的笑容,同样紧紧的握住了剑,然后快速的把剑给拔了出来,他阴唳的盯着白衣男人:“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把命留下来!”

    说着,噬就冲了过去。

    凌蓝在他的身体里看着对面白衣男人的动作,轻轻的提醒:“小心,他的剑法有些怪异,你先试探一下”

    “世人都说凌蓝先生知天下一切武学,看来你也没什么了不起!”噬轻轻的嘲讽,然而十分怪异的事,他现在跟凌蓝的相处好像融合了许多。

    难不成,因为有着相同的目标,所以暂时联盟了?

    噬的剑与白衣男人的剑在空气之中发出了十分清脆的碰撞声,那种嘈杂的声音刺得人的耳膜,同时伴随着内力,身边的气息如同旋转的龙卷风,一切看起来都格外的恐怖。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是快也是有极限,这个人完全已经超出了极限好像在哪里见过”凌蓝有一些眼熟,因为在整个天下书能得到如此快速的人,基本上没有,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剑法,却又想不起来。

    白衣男人手里面的剑光轻轻地扬起,四面八方的建议就铺天盖地了投了过来,噬应付得十分吃力。

    心中暗中说:“本座不擅长用剑,你来!”

    “你抵挡一下,我找一下他的命门!”凌蓝拒绝自己来应付他,十分认真的寻找着眼前白衣男人的命门,因为对方的剑法真的十分的熟悉。

    “喂,挡不住”噬一时之间没有跟上白衣男人的速度,手臂上面被划出了一条又一条的伤口,锐利的剑轻轻的划过,一条带血的伤痕就出现在了噬的手臂上。

    凌蓝听着他的话,不由的笑了:“原来,你也有打不过的人!”

    噬:“”

    总觉得,这个男人变得更加的讨厌了!

    凌蓝在身体的最里面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噬负责应对,他负责观察

    看着眼前白衣男人那快如残影的动作,久久的沉思

    “行了没有?”噬的身上又被刺中了一箭。

    “凌蓝!”噬的脸上也被划过了一件,正在火辣辣的疼痛

    噬眯着双眼盯着的眼前那个白衣男人十分快速的动作,烦躁的无法冷静下来,他直接将剑扔到了地上,赤手空拳的冲了过去。

    他不擅长用剑,如果近身格斗的话,应该不会输给他人。

    在噬舍弃了自己的武器,要冲过去的时候身体的深处,凌蓝突然之间回过神,说:“下盘,绕到背后”

    噬立马改变了自己的方向,奔跑的速度没有减缓,他直接在地上滑行,然后从白衣男人的胯下冲了过去,你可站了起来,出现在了白衣男人的背后。

    白衣男人手中的剑直接朝后面一挥,噬蹲了下来,一脚提醒了白衣男人的腿白衣男人跪在了地上,噬见状趁着这个机会直接站了起来,然后一掌朝着白衣男人的背后拍了过去

    同时,我走了,刚刚被自己舍弃的剑。

    趁着白衣男人被拍飞在空中无法转变角度的时候,噬手里面的剑直接朝着白衣男人刺了过去。

    在空中无法改变自己的方向与速度,所以这一件事绝对躲不开的。

    白衣男人看着眼前的剑,知道自己一时大意了,也没有想到对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出自己的弱点。

    他的剑术很高,可是下盘很弱,所有的精力与训练全部集中在手腕与剑术之上,所以相对于一般的高手来说,他的下盘算是一个弱点。

    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快速的看出了自己的弱点,然后乘势追击真是失策。

    长剑直接刺入了白衣男人的心脏,白衣男人倒在了地上,同时,肚子上面一张大脚直接踩住,他无法动

    用力的抽出了剑,鲜血顿时喷溅,白衣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的惨白。

    同时白衣男人身边的女人想要冲过来救他,却被人拦住

    她急得大叫:“陛下”

    噬手中的剑直指白衣男人的咽喉:“你输了!”

    “胜负未定,孤也未必输皇叔,你不是要杀了龙泽么?为什么要”

    噬用力的一脚踩住白衣男人的肚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变得狼狈的男人,噬眼底露出了冰冷的杀意:“她的一切,只有本座才能处理,龙泽岂是你能说杀就杀的,他是本座的猎物!”

    噬的眼中那浓烈的杀意无法消散,虽然他已经被下达了暗示,但是之前的性格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想要纳兰清成为这个世界上的至尊,这个想法一直都没有消失过。

    他想要这么做,但不代表着他能够容忍别人也这么做,无法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