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第1243章别惹清后(9)
作者:温暖的月光的小说      更新:2018-03-04
    37 om

    第1243章别惹清后(9)

    “她快要离开了!”龙泽知道纳兰清想说什么,他淡淡的说:“狼雪不喜欢龙白这个身份,她说她是被自己父母丢弃的弃婴,她的父母是狼王兄弟姐妹是狼群,父母亲人全部都是狼她前段时间伤得有点重,一直都在等你回来你回来之后就准备去苍山山脉养伤,她离开前一定会跟你道别的。”

    “狼雪跟巫永?”纳兰清抿唇,显然,不是太开心。

    “嗯,巫永的所做所为对狼雪都是认真的,给他一个机会,也别让狼雪孤独一生狼雪的手腕被放血而划断,凉晨说断裂的时间太长所以无法接合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

    纳兰清轻轻的抬头,她说:“我身边的人都没有一个可以安稳生活的地方以前的我,究竟在做什么?”

    龙泽伸手搂住她的腰:“别否定自己的曾经,那也是你!”

    纳兰清双眼平静,静静的看着前方,她说:“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实在无法喜欢以前的我双眼只看见了前方,完全忽略自己身边的风景,却不知道,站得越高却越孤单”

    “双眼看得太远,也不是一个好事,目光只盯着前方最终极的目标,把身边所有的人与物,还有一切美好的风景全部都忽视,其实现在作为一个旁观者,静静的看着,发现身边其实还有许多令人感兴趣的事情”

    “真可笑,以前从未想过要珍惜的事情,现在却让我生出了一种可惜的情绪。”

    龙泽搂住纳兰清腰的手紧了几分,目光也变得深沉了几分,他正要准备说什么时候突然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杀意,一把抱住纳兰清飞快的轻身一闪,挥袖,几道利箭被打落在地

    突如其来的刺杀让龙泽心中升起了警惕,他感受到所有的攻击都是朝着自己而来的时候,他当机立断,放下了纳兰清,独自一人退开

    发现那些黑衣人果然无视了纳兰清,朝着自己追了过来。

    敌人的目标只是自己一个,龙泽才马上扔开纳兰清,拉开距离,然后独自一人应对。

    他不想看到小清儿掉一根头发更不想看到小清儿受伤。

    敌人的目标是自己,那么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龙泽冲着纳兰清点点头,示意她不会过来,同时,看着身后所有黑衣人全部朝着自己一个人追过来的时候,他把距离拉开得更大了

    不知道是谁要刺杀自己,目标也是自己一人完全无视站在那里的纳兰清,所以龙泽才松了一口气。

    龙泽将敌人引开

    然而,纳兰清也要离开的时候,一道身影独自一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伸手环住她的脖子,低唇,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家主大人,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熟悉的气息

    纳兰清愣了一下,看向龙泽离开的方向:原来,中计了。

    是故意把龙泽引开的。

    噬将纳兰清抱在怀里,声音轻柔,隐隐的,有着一丝爱恋,更多的却是杀意。

    伸手扭过她的头,对上她淡漠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双眼,噬的眼中划过无尽的愤怒与杀意,掐着她下巴的手用力,肌肤立马变红

    纳兰清静静看着眼前好久不见的噬,她目光顿时一闪:“我把你放出来,你就不打算报答我?”

    噬愣了一下。

    然后慢慢的后退,一步一步与眼前的纳兰清拉开了距离,“你为了救凌蓝,才不得不把我放出来在你的心里,凌蓝的存在远大于我”

    “前世的时候就是这样,我只是你的属下,而凌蓝却是你能相约伴一生的人你还真不公平偏心偏到如此地步”

    纳兰清双手背后,静静看着这个男人,她平静的说;“现在我可以平静的听你说话,你不解释一下你跟凌蓝的事情?”

    “什么解释?”噬双眼泛着寒光贪婪的盯着她的脸,突然走了过来,伸手勾起她的发丝放在鼻子下面,轻轻的嗅着

    满眼全是陶醉。

    “如果你能陪我一段时间,我倒是可以告诉你!”

    “多久?”纳兰清问。

    噬:“”

    双眼之中带着一丝复杂,:“以前的你绝对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你看到我就恨不得我死”

    “我会变成这样,也是你的功劳简直不可思议,我不恨你!”纳兰清淡淡的说。

    噬的心突然之间受到了很大的悸动,他愣愣看着纳兰清,不确实的说:“我杀了你你不恨我?”

    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噬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不恨?我挖了你的心脏,让你那么多年来一时都生活在随时都会失去的恐慌之中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剧烈的运动,只能依靠人工心脏而活”

    “你生活的世界充满了枪林弹雨,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剧烈运动的一个破败身体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你恨我恨到亲手杀了我你却说你不恨哈哈哈哈”

    噬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起来,目光之中沾染着魔气,他黑沉的目光盯着纳兰清那冰淡无波的双眼,走近了她,伸手指着她的心脏处说:“眼睁睁看着心脏被挖走时的愤怒与屈辱,你忘了么?”

    纳兰清静静看着眼前这个突然之间发狂的男人,她双手背后,居高临下如同神佛一样平静的看着。

    无悲,无喜,亦无怒。

    “挖走我心脏的时候,为何要哭?”

    噬再次一愣。

    久久的,盯着她,才抿着唇说:“哭?我为何要哭?”

    噬不承认。

    “你不是想知道我跟凌蓝的事情吗?我告诉你把一切都告诉你”噬突然拿起匕首,割断了纳兰清的一束头发,然后十分宝贝的放到了随身的锦囊之中,他说:“放心,没有人知道你的生辰八字,所以你的头发在我手里也没有任何的价值”

    十分宝贝的将头发放到了自己的荷包之中,然后小心地挂在了腰间,“这里等价交换,我告诉你凌蓝与我的事情!”

    纳兰清看着他

    噬的目光黑沉没有任何的生机,全身上下都带着一种,空洞的感觉,仿佛灵魂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失去了所有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