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第2237章别惹清后(3)
作者:温暖的月光的小说      更新:2018-03-03
    第2237章别惹清后(3)

    临安王妃上前:“王……”

    瞳孔紧缩。

    “呵呵呵呵……凌蓝……你凭什么肯定本座不会去干扰她……真薄情啊……本座刚刚也想跟她打一个招呼……”

    临安王妃张大了嘴,看着眼前弯腰一脸扭曲冷笑的脸,她后退了一步,一脸的惊骇。

    噬!

    那个恶鬼?

    “本来你压制我的情况下就是把一切还给龙昊临……偏偏纳兰清再次催眠了他……哈哈哈哈哈……笑死本座了,她唤醒你的同时就没有想过连本座一起唤醒?”..

    “真可笑啊,凌蓝,本座无法随你的意一起沉睡下去……家主大人的命令,本座不敢不遵啊!”

    “哈哈哈哈……”

    扭曲着脸狂笑的男人感受到了一抹杀意,挥手,一掌拍向了一侧的临安王妃,临安王妃偷袭不成功,被一掌挥落在地。

    男人上前,正要补一掌的时候,另一只手握住了右手……

    脸上扭曲的神色,慢慢的消失,淡泊而又冷漠的脸静静的看着左右互握的手,“因为纳兰清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你放在心里,她要唤醒的是我,完全没有思考过你的存在!”

    “你……算了,本座初醒,先休息一会儿!”

    扭曲而又暴咏的气息在凌蓝的身上一闪而过,凌蓝放下了手,看着地上受伤的临安王妃,淡淡的命令;“别做多余的事情!”

    临安王妃嘴角满是鲜血,却露出了十分开心的表情,点头:“是!”

    是王爷。

    ……

    龙泽被引开,纳兰清独自一人坐在桃花树下的模样,被不少都可以光着看在眼里,他们的目光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本来以为是一场无聊的宴会,来往的千金小姐看都看腻了。

    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宴会看到如此美丽的角色,虽然蒙着面,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格外的舒适。

    让人不禁地想象那张面纱之下,这个女人绝对拥有着美丽的容颜,绝对不可能会是一个丑女。

    静静地坐在桃花树下,目光十分专注的盯着手里面的书,那种全神贯注的目光让在场所有的贵公子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了,心正在微微的跳动。

    如果自己被那双眼睛所注视的话,被全神贯注的看在眼里,是不是就把自己放在了最心爱之物的位置上?

    不少的贵公子都情不自禁地想象……

    一个打扮十分华丽的男人轻轻地摇着手里面的扇子,目光十分惊艳的看着坐在桃花树下的纳兰清,他的目光轻轻的转动,好像在算计着什么,“她是谁?”

    “回世子,属下不知!”小厮回答。

    “不知道就去查!”年轻男人合上了手里面的折扇,然后重重地敲到了小厮的头领,小厮双手抱头有些刺痛,飞速的离开。

    年轻男子想了一下,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大步的朝着纳兰清走了过去。

    坐在树下静静看书,不想理会任何人的纳兰清空然感受到头顶的阳光再次被挡,她十分不悦的抬起头。

    一个陌生的男人?

    纳兰清目光一闪。

    年轻男人,不小心对上了纳兰清那虚无而又空洞的双眼,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被这一双眼睛突然之间弄得有些狼狈。

    因为这双眼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给人的感觉是在太过纯净  。

    轻咳一声,掩饰自己有些狼狈的情绪,年轻男人偏头:“在下宋青河,请教小姐大名?”

    纳兰清:“……”

    男人以为她没有听清楚,并加大一点声音,然后再次的作揖:“在下阳安候世子宋青河,请问小姐是何家小姐?”

    纳兰清:“……”

    宋青河微微的挑了挑眉,有些讶异。

    因为自己可是阳安候世子,就现在来说,朝廷之中拥有军权的人不超过五个,他的父亲阳安候就是其中一个。

    “……”宋青河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模式让他的心情有些不好,语气也稍微的加重一分,“你是谁?”

    宋青河身边有不少巴结讨好他的权贵子弟,看到他吃瘪,一个个目光十分愤怒的瞪着桃花树下的纳兰清。

    “世子,这女子也太没有礼貌,您屈身降贵地与她说话,她竟然不理不睬,好大的气性……”

    “就是,喂  ,你耳聋了吗?世子殿下现在跟你说话,你竟然不理不睬的,好大的胆子!”

    “该不会是一个聋子或者是一个哑巴吧?”

    “……”

    是的,议论纷纷的声音响了起来,围观的人们也开始变多,纳兰清不喜欢太过吵了,所以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

    几个权贵子弟拦在她的面前,不准她离开。

    “不准走,还不快点给世子赔礼道歉……”

    宋青河脸色也有些不好,他抿唇,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纳兰清的背影,脸色变得格外不好起来,从小到大他可没有被人如此的漠视过,如此的不给面子……

    纳兰清执意的要离开,然后那些男人们却把她围住,不准她离开,推推攘攘之间,这里声音开始变得嘈杂起来,引起了外围人的注意。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玉珏一身淡紫色的衣袍走了过来,看到远处几个男人竟然把一个女人围在正中间,他想也不想地立马走了过来。

    宋青河一看到玉珏脸色就变得更加不好起来,他阴沉着脸:“玉公子,有事?”

    玉珏目光看着宋青河,再看着被几个男人围住的纳兰清,他的脸色变得格外不好起来,直接来到了纳兰清的面前,挡开那几个权贵子弟,语气冰寒:“不知道各位找我表妹有何事?”

    “你的表妹?本世子可没有听过你玉府有什么表妹!”宋青河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怀疑。

    “远房表妹,宋世子有何指教?”玉珏目光坚定,与宋青河互相对视着。

    宋青河直勾勾的盯着玉珏与纳兰清,然后抿唇:“你表妹的气性真大,果然不愧是你们玉家的人。”

    “多谢世子夸奖!”

    玉珏不痛不痒软绵绵的一句话给顶了回去,让宋青河一脸生气却又发泄不出来。

    愤怒的离开。

    拐角处

    “世子殿下,那玉珏也太目中无人了,您可是是制定一下,而他不过是一个失去兵权的玉方之子……完全不把你放在眼中,简直太过分了!”

    “就是就是……谁不知道?咱们是不是殿下的父亲是阳安候?朝廷之中唯一的一个军候,手握重兵……”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们世子殿下的面子都不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