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第1021章 宁太妃的毒计(3)
作者:温暖的月光的小说      更新:2018-01-19
    1021章宁太妃的毒计(3)

    她是跟在宁太妃身边最久的一个宫女,己经有二十多年了……亲眼看着宁太妃年少到现在的模样,也亲眼经历过她所做的所有事情……手段是那么的高超狠毒……心思是那么缜密。

    所有人都以为娘娘一心礼佛不理世事,可是又有几人知道卸下的佛装的娘娘是多么的恐怖?

    “澈王最近还是在那个百里雪儿的身边什么也不管?”宁太妃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明显的格外不满,为了一个女人不管不顾的,这像什么话?

    “雪夫人重伤目前刚刚能下床行走……王爷对她呵护有佳也是人之常情……”

    “呵……一个被藏起来的庶女,对澈儿他有何帮助?成大事被儿女之情困扰,本妃当初可没有这么教过他!”宁太妃的眼底闪着寒茫,一直以来她就十分不喜百里雪儿。

    可是自己儿子喜欢那也没有办法……

    然而却让她失望了。

    宠那个女人宠到了没有下限,为了那个女人不管不顾,一切都不再放在眼里……把那个女人当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在一个女人身边醉生梦死,简直就是无能!

    “娘娘,百里雪儿说到底是一个不能离开王府的妾,翻不起什么大浪……而且她也生下了一个庶长子,不管如何也是王爷的血脉……就目前来说王爷的血绷只有这么一个,她还有留下的必要……”

    “孩子可以留下,百里雪儿没有留下的必要,她的存在只会让澈儿越来越软弱……百里雪儿必须死!”

    突然,四周传来了什么声音,宁太妃猛得回头:“谁在那?”

    嬷嬷一听立马冲了过去,来到了门外看着外面空无一人时松了口气,目光找到地面留下的一丝丝线,好像离开的时候太过匆忙而勾住留下来的布料丝线……

    她捡了起来,递到了宁太妃的面前。

    宁太妃眯着双眼看了一眼……

    “这是雪锦,府里面穿这种布料衣服的只有王爷,公子,王妃,以前的染侧妃,还有您……与百里雪儿……这丝线的颜色鲜艳不像是王爷与公子的布料,也似王妃平时爱穿的颜色,更不是您的……而是……”

    百里雪儿!

    宁太妃的眼底猛得闪现着一抹毒辣的光泽,“百里雪儿!给本妃动手!不动声色的除掉她!”

    “可是娘娘,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万一说出去……”

    “呵……谁会相信?外人只会说她百里雪儿说自己婆婆的坏话,而澈儿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你以为他会相信百里雪儿的话?”宁太妃的眼底满是冰冷的寒意,没有伪装的她露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冷酷之色。

    而且身上也散着十分冰寒的气息,如同久居上位的王者……或者说是潜伏的毒蜘蛛。

    ……

    百里雪儿脸色惨白的快眯逃开,没有看清脚下的路,她一不小心摔倒在地,身上的伤口裂开,痛得她冷汗直流。

    再痛也比不上她此时的心凉。

    可以下床之后来给宁太妃请安,不想却听到了这么恐怖的一幕。

    从未想过那个温和的宁太妃竟然会是如此狠心……

    而且心思竟是那般的毒辣。

    心中不想着宁太妃想要杀她的话语,百里雪儿的心就不停的惊恐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要怎么办?

    宁太妃想要除掉自己,是要告诉王爷吗?

    圆宝……会对圆宝下手吗?

    百里雪儿的心中满是不安,相比自己的安危,她更担心圆宝的安危。

    宁太妃这么不喜欢自己,那么圆宝会怎么样?

    圆宝会不会有危险?

    百里雪儿现在六神无主,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下意识的去寻找龙澈寻求保护……百里雪儿慌乱的离着,来到了龙澈的书房想也不想推门而入,里面的男女同时一惊……

    百里雪儿站在门口看着里面龙澈半抱着纳兰沫的身影,她脸上的表情完全的僵硬了。

    静静看着眼前一幕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如何的反应。

    双眼有些疼痛,眼中泛起了雾气……

    龙澈半抱着纳兰沫看着到百里雪儿出现在的门口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后退松开了纳兰沫,“雪儿……”

    百里雪儿后退一步。

    龙澈看到了她苍白的脸不由的下意识解释:“雪儿,我……”

    “打扰王爷跟姐姐了!”

    百里雪儿飞快的说了一句扭头就跑开……她眼底的雾水越来越深……紧握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从以前就知道王爷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他有正妃,有侧妃……说得再好听的情话终究只是情话,她不会傻傻的当真。

    飞快的离开……大腿处的伤口好像裂开,疼痛让她无法快速的离开,很快就被龙澈追到了。

    紧抱着她,龙澈的眼底带着一丝的急怒:“雪儿,听我解释,我没有……”

    “王爷不用解释,我明白!”百里雪儿低下头,强忍着泪水,她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扬起一抹疼痛而又苍白笑:“我只是王爷的妾,能得王爷独宠四年己经是天大的福份,王妃姐姐是您明媒正娶的妻子,您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臣妾的事情,所以王爷不用道歉!”

    龙澈看着她露出来的笑容不由的感受心中疼痛,他紧抱着百里雪儿,“雪儿,别这么说,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

    “我只是妾,这四年来得到了王爷如此多的疼爱己经知足……王妃姐姐是您的正妃,所以你没有任何需要道歉的理由……”

    “雪儿!”龙澈皱眉,眼底浮现一抹怒意,听着百里雪儿的话他感受到了不悦,“我以前就说过,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我对别人都不感兴趣……”

    百里雪儿的眼底浮现一抹痛色……宁太妃想要杀自己大约就是看不下自己得到王爷的独宠吧?

    王爷是她所深爱的男人,前世今生最爱的男人,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一生一世一双人。

    双手紧紧的缠上龙澈的腰,百里雪儿把头靠在他的怀里,“王爷……”

    “刚刚王妃不小心被我撞倒,我下意识的扶住她,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龙澈的声音十分的温柔,大手轻轻的摸着百里雪儿的头,目光泛着柔情:“所以别想乱,我最爱的只有你!”

    亲吻着百里雪儿的唇,龙澈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的离开……

    远处的纳兰沫追了出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离开的男女,一个宫女走到了她的面前,福身:“王妃,太妃有请!”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