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怎么又绿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以血养蛊
作者:小月芸芸的小说      更新:2018-08-01
    ,!

    “陛下……您不必——”

    翠娘见他虽身为国君,能对少主依旧如此赤诚!倒是不好意思了,惭愧自己说话有些过分了,“这是补血养气的丸子,谦和吃了效果不大,您倒是正好。先补着。”

    翠娘从袖口掏出一个翠绿色的罐儿,塞给他,“这罐儿亦是好东西,陛下且留着把玩吧。”

    “谢谢翠姨,那……聚血蛊虫呢?”古南风忙伸手等着。

    “陛下,您且先补着,老奴这就祛找蛊虫。”翠娘尴尬的紧,一个闪身,火速离开,找得道公子帮忙抓蛊了。

    古五打开巴掌大的陶瓷罐,倒出两颗朱红色的药丸,兀自吃了一个,味道有些甜滋滋。

    他想了想,翠姨说效果不大,聊胜于无,便喂了谦和一个,奈何谦和根本无法吞咽。

    古五端了杯盏,亲手送他嘴边,奈何茶水顺着谦和嘴角流了出来,古五忙用伸出手,小心用袖子为他擦拭,“谦和……谦和……咽下去。”

    为了避嫌,为了让他放下心防,他忘了有多久,没这么唤过他。古五扯了扯衣领,呼出一口气,实在没办法,仰头便喝了杯盏中的残茶,埋头就哺去。

    直到碰到他微凉的唇,古五脑海中似有天雷勾地火,情愫忍不住再起,古五亦是慌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可他直觉快过脑子,扫过谦和苍白的唇瓣,探了进去。果然,药丸还在谦和口中,他抵着药丸,顺着他的舌头,想送入咽喉。却不料——

    袁谦和不自觉的咬了他一口,不耐烦,推拒着口中异物。

    “唔……唔……”谦和?……

    古五闷哼一声,舌尖已被他咬破,刺痛的紧。本想匆匆退开,奈何对方转瞬间,却如久旱逢甘霖,不自觉的攀上他,不断吮吸他的舌尖。

    呃……是舌尖!

    古五维持着古怪的姿势,勉力撑着身子不压着他,奈何舌头疼的紧,已然麻木了。

    古五转念,不对!难道先生醒了?他吓得连忙睁眼,可见他苍白的脸竟然有了一丝血色,原是还没醒,只是为了自己的——舌尖血。

    古五顺手便敲了杯盏,拿着碎片划破手腕脉动处,推开仍不依不饶,却吸不到血,有些烦躁的谦和,将手腕塞到他口中,温柔的看着他,“谦和,如此,你……体内,便是流着孤的血了。”

    古五见他快醒了,连忙按好自己的伤口,将他嘴角的血迹擦拭干净,找了块布包扎好自己的伤口,匆匆离去。

    “陛下,翠姨……让属下来,送这个进宫的。”金子似乎心有余悸的拿着一个粗缸陶罐,脸上亦是嫌弃的紧。

    “就这样?……翠姨就没交代什么?”古南风接过那陶罐,亦是有些讶异,这罐子里就是聚血蛊虫?效果会不会不如自己天天去丞相府喂鲜血?

    金子一脸懵懂摇头,又点了点头:“以血养蛊。”

    金子也不打招呼,自己走了。从他听了《凤求凰》后,就有些与众不同,那日在富贵坊与那女子一战,更是逼出了他的潜力,可脑子却不大灵光了。

    古五本想将他交付给翠娘调教,可他自进了丞相府,却独独爱跟着得道公子。

    虽如今金子也算是修行之人,可是自打踏上这条路,古五总是有些说不出他的怪异,好似七魂六魄不大齐全,莫不是被得道下了黑手?

    “癸,刚刚谁来过来?”袁谦和这些日子倒是有些好转了,不过每日昏睡,头亦沉的很。

    “主上,刚刚公主让秋菊姑娘来送药。”癸忙进来收拾好,自从丽太妃来了,主上搬进书房,公主天天陪着小七公主,从未来过一次。

    倒是公主身边丫头还算尽心,每日照看主上饮食起居很是用心,真是揣测不透公主的心思。

    “怎么……我这几次醒来,口中都有些血腥气?”袁谦和硬撑着在癸的伺候下,喝了一口水,看了看案桌上的吃食。

    “许是公主送来的汤药吧?”癸也不大清楚,每次喂药的不是清儿,就是秋菊,都是妥帖的人,且主上也明显好了些。

    “倒是难为她了。”袁尚亦未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