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怎么又绿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尊师重道
作者:小月芸芸的小说      更新:2018-07-30
    ..孤怎么又绿了

    “退下吧!”

    古南风瞧他这硬脾气,与那无骨气的世家做派,大相迳庭,倒是生出了几分欣赏。

    “臣亦不想欺君罔上,陛下,袁丞相虽是大才,臣亦确实输他一二。可臣自认一片赤胆忠心,定能为陛下开疆辟土,平定四方。还请陛下给臣机会,证明自己。”苏锦杰跪地不起,言语间竟是雄心壮志。

    苏锦杰原是御风城第一世家公子,苏家乃大儒世家,祖父苏潜亦曾辅佐先王古元贞登基的老苏丞相,乃开国功勋之首。

    古南风不免眯着眼睛,细细打量起自己从未重视的臣子,亦多了几分戒备:“苏卿自幼可有先生教导?”

    “回陛下,臣虽由祖父启蒙,五岁便进了家中族学,得族学中多位大儒教导。”苏锦杰见陛下终于关心起自己,面上也喜不自禁起来。

    “不知大儒,先生教导苏卿时,苏卿是否目光追随,充满恭敬,仰慕?”古南风理了理衣袖,淡淡的问了一句。

    “那是自然。”苏锦杰自觉不对,却不知所以。

    “苏卿,怕是尚且不知,袁丞相与王室渊源。袁丞相自十余岁起,便承担教导王室子弟的重责。文韬武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他若开口,莫说是孤,便是德贤王,德承王及其他王爷均如孤般——尊师重道。”

    古南风见他甚是仰慕的望着自己,重重的吐出最后四个字。

    “苏卿莫不是当了兵部尚书,便不将传道受业的恩师放在眼中,离经叛道!只知阿谀奉承孤吧?!”古南风画风一转,便是苏锦杰的爱慕亦成了“阿谀奉承”。

    “臣自是不敢!”苏锦杰自然落入陷阱,“若是尊师重道皆不能做到,人都不配做,臣还有何面目在朝为官!”

    “那便是——苏卿以为孤便是那薄情寡义,冷血无情之人?”古南风字字锥心,咄咄逼人,其风华灼灼,王者之气毕露。

    “臣更不敢!”苏锦杰为自己的莽撞汗颜,更为自己轻率的表白后悔不已。

    “苏卿倒是可回去问问苏老丞相,可还记得袁子曰袁大人。”古南风见他已有愧疚之意,亦不想纠缠,速度打发了才是。

    “孤对苏卿的信任,亦是建立在老苏丞相对先王,对孤的忠心上。”古南风不再理他,慢慢的踱远。

    “苏卿若执意如世家女子般,爱慕于孤,得到的不过是水中捞月,竹篮打水。可若是真想为孤效犬马之劳……还真需领好那些个世家老臣,莫和孤作对的好……”

    苏锦杰闻之大震,自是懊悔不已,跪在御花园中,久久未曾起身。

    他年幼时便曾听祖父提过,袁子曰可是先王的义弟,当年与先王一道,圈地称王,其雄韬武略不输先王,当属秦国开国大功臣矣。

    奈何袁子曰是个情痴,夫人过世后,他亦殉情而死。

    难怪陛下册封袁谦和为丞相时,世家皆求至苏家,请苏老丞相力阻。祖父只是摇头不语。

    难怪德贤王,德承王私下唤袁丞相一口一个“先生”,众臣皆以为是对袁尚才华的肯定,哪知袁尚虽年轻,却真是他们的授业恩师。

    原来袁子曰大人之子,一直由先王亲自抚养成人,且是诸位王子的“先生”。

    如此安排,莫管后来,是哪位王子登基,谁能离经叛道至杀授业恩师!

    如此说来,陛下今日对自己的冒犯,手下留情,亦是还了祖父人情。当年,先王与祖父曾密谈太子之事,祖父站在了陛下这一边。

    苏锦杰浑浑噩噩的,亏自诩才高八斗,如今闯了大祸,虽陛下看在祖父面上开恩,可一片痴心终究不敢再想。

    古南风亦不好受,如今的苏锦杰倒真如他一般——痴心妄想。家,国,天下,谦和,你能教教孤,孤该如何抉择?

    “拜见先生!”

    古亦风便带着大礼来了丞相府。今儿陛下发话,他正借着由头来送贺礼!

    阿福亦不见外,一箱箱的贺礼往丞相府搬。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