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怎么又绿了 第一百二十章 何苦难为
作者:小月芸芸的小说      更新:2018-07-30
    ..孤怎么又绿了

    “……”

    祈南无语,问心灵石可是当时他促成师门与赵国“百姓为契”,师祖所赐的奖赏。

    问心灵石亦是师门一件至宝,虽然他还发挥不出问心灵石的最大实力。

    可华真人单用问心灵石结成问心阵法,便让楚国死伤无数。

    虽如今赵国灭国,百姓为契作废,非他所愿,实在是事出有因,师祖又怎能出尔反尔。

    “理应如此,理应如此!”华真人见祈南不做声,只能硬着头皮讪笑道。

    “师尊,我们正与韩国王太后协商,很快,我们就能找到不少的仙根之人了。”

    华真人一副年迈模样,对着中年的其一仙人卑躬屈膝,亦是毫不违和。

    “那是最好,只不过韩国那地儿,原乃眉山镇守,虽眉山——亦是难说。”其一仙人似有顾忌,又不以为意。

    华真人小心警慎的带着祈南告退。

    “南儿,为师自是相信你的实力,可你真需潜心突破,否则很快……”

    有些话华真人说不出口,论仙根,祈南必是上层,可一直被琐事所累。若是继续……怕性命难保。

    “师父,可那问心灵石,徒儿如何……”祈南为难道,“还有那孙智勇怕是……”

    那孙智勇本也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奈何仙根被毁,进而误入歧途,挖了一颗凡人的仙根种子,种在自己体内,成了一颗“伪仙根”。

    虽说今后修为长进艰难,还时有排斥,但正是因为如此,他倒是不用在意因果循环,行事自然肆意。

    此刻,孙智勇已经无心恋战,暗恨华真人狡诈,骗自己来抢问心灵石与伏羲古琴,还道秦国无一修行之人。

    可这一个比一个凶狠,这拥有“真龙之气”的“秦王”,便是其一仙人来了,亦不敢动他。

    难怪华真人那老狐狸不自己来抢。他掏出用来逃命的盾符,往自己胸口一贴,消失在原地!

    袁尚与古淳风相视一眼,火速回防!黑衣刺客顷刻间,皆被拿下!

    乙丙丁戌生擒第一波刺客各一人,余下皆自尽而亡。

    秦广等人,有了甲的支援,很快占据上风,形势亦被控制住。

    秦湘隔着红帘,去瞅刚刚杀意果筏,此刻又风度翩翩的袁谦和。她亦是如何,皆不能,从那挺拔的背影,寻找到相似之处。

    袁尚亦有察觉,回头望向肩舆中的新娘,心中自是涟漪,按捺住自己想上前去安抚的冲动,气势如虹挥手呼道。

    “回府!”

    只是十二天罡众人均觉察到了若有似无的打量,倒是古淳风意气风发,毫无影响。

    “与袁丞相作敌!便是与我大秦为敌,尔等自是掂量!将这些刺客,带走!”

    本是九江城第一桩盛世婚礼,却成地狱修罗门。

    血流成河,十二天罡很快收拾好长安街,张灯结彩,似一场拼杀从未发生。

    长安街,长治久安,寓意亦是极好。

    古五收到银子汇报,亦是雷霆震怒,“谦和,可有大碍?”

    “回禀陛下,袁丞相毫发未损。”银子恭敬告退。

    “孤去看看!”古五抓起自己微服私访的那把扇子,与长刀,便打算出了龙扬殿直奔丞相府。

    “陛下……”莫问一晃身影,恭敬跪在地上。

    “陛下既然要放手,何苦……还折磨自己,折磨丞相?”

    “胡沁什么!”古五恼火,拔腿欲走。

    “小师弟亦二十有六,师父若是在世,他许是早结婚生子了。”

    莫问亦不起身,小师弟不是暗卫,先王给他安排妥当,自是不要他孑然一身。

    “莫问!”古五警告回首,怒气冲冲:“你到底想说什么?!”

    “属下,想告诉陛下,袁谦和对您,只有忠心!并无情愫!还请陛下,勿要为难忠臣!亦何苦为难自己!”

    莫问亦是难得如此铿锵有力,坚决反驳。

    “大胆!”古五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啪!”

    “非议秦王!该当何罪!莫问,你可是持宠而骄了!”

    古五阴测测的直视着莫问,恨不得用目光将他戳出他一个窟窿来!

    “呵……陛下,午夜梦回,您嘴里念的谁?在莲花汤中与你共浴之人又是谁?讨厌那些懂事宫女,您又想着谁?”

    莫问坚定抬眼,看进古五眼中,骗人容易,骗自己呢?

    “可是,陛下,谁都可以,唯独师弟不行!他是师父独苗!先王如此安排亦有他的原因,亦请您成全师父,师娘一世赤诚!”

    莫问叩首力劝,“陛下若喜欢男子,属下可为陛下寻遍天下男儿。”

    “混账!滚!”

    古五掀了一桌的奏折,若是别人可以,他何苦这样难为。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