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怎么又绿了 第四十九章 思春的年纪
作者:小月芸芸的小说      更新:2018-07-30
    ..孤怎么又绿了

    袁尚停下手中的狼毫小楷,此刻心浮气躁,怎么也勾勒不出她的神韵,许是外面的金子太过扰人了,许是自己的心被南风扰乱了。

    “卯,让他进来吧。”袁尚无奈,从书中抽出一副地形图,铺在那副画像之上。

    十二天罡卯还未开口请人,金子闻言便笑嘻嘻的冲了进来,“袁爷,您可得救救德承王,主子正要发落他呢!”

    袁尚似笑非笑,噙着一抹不出所料的意味,客气道:“金侍卫,请坐,请问今儿你家主子和你……又是唱的哪出儿啊?”

    金子原本还能腆着个脸,被袁爷如此一调侃,即便是大老爷们,也颇有些羞涩。

    “袁爷,这不——德承王和九江城的一个小姑娘总混在一处,主子……呃,担心他犯错误。”

    金子越说越声音越小,自是觉得自己此言亦是站不住脚,若是犯错误,左右吃亏的也是人家小姑娘。

    “恩,你家主子真的长大了,知道为别人操心终身大事,实乃可喜可贺,也许下一次就轮到金侍卫了。”袁尚不以为意,提起笔在地图的平南城做了一个标记。

    “袁爷,您不去救救德承王吗?”金子伸了伸脑袋,干脆光明正大的凑上前去去看袁尚的地图。

    袁尚亦不理他。

    “袁爷,您在看行军路线图呢?是要直捣黄龙,杀到平南城么?”

    “唔……爷可说了不算,得看你家主子的意思,还有你——金侍卫的意见。”金子闻言,脸更是涨的通红。

    袁尚按着地图,问道:“金侍卫,你知道你主子到底什么意思么?”

    金子明知袁尚在问主子与他为何一唱一和挑衅他,却故意够着看那地形图,装傻道:“无非是教育德承王一顿,让他替您分分忧之类吧。”

    “既然知道德承王无碍,又为何来找我?”搅得他亦是心神不宁,袁尚一时激动,卷起地形图不与他装傻充愣,倒是忘了下面还有一张美人图——翩然飘落。

    在金子错愕的目光中,袁尚淡定的弯腰捡起,夹在书册中,背着身子吩咐:“金侍卫不愿说,便出去吧。”

    金子半天才将将——找到自己的腿,行礼退了出门,又过了好半天明白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

    难道丞相在思春?天!自己到底发现了什么?难怪回秦后总是和主子不对付!那姑娘是谁?英姿飒爽!像极了……富贵坊中那讹了主子十万两的秦大小姐——一身女公子装扮!

    秦湘!平南第一女公子!是她?!金子如被晴天霹雳击中。七魂还在,却是散了六魄。

    德承王依然跪在地上,脸上竟是委屈,却有一丝倨傲:“王兄,我便是带着阿秋帮助些赵人,您说的,秦赵一家,我总要做出个表率!您能不能讲讲道理!金子,你倒是说句良心话!”

    金子突然被点名,才发现回到主子屋中,“那个,主子……德……德承王,怕是到了思春的年纪,喜欢小姑娘也是正常,并不会影响他办差的!”

    天!这张破嘴,究竟在胡说些什么?!这意思可不是袁爷早就到了思春的年纪,办事归办事!思春归思春!

    “金子!你不懂,乱嚷嚷些什么!人家阿秋还是位小姑娘!本王真的是帮人!”德承王原还理直气壮,说着不知想到哪里,脸亦是涨的通红,忙反驳。

    “王兄,你家金子怕是思春了!魂不守舍!满口胡沁,还污蔑我……”

    “得!金子能误会,别人就不能误会你?”古南风亦是发现金子不正常,护短道:“那敏秋的祖父,父亲可皆是赵国军人出身,你不得小觑了她。带着阿齐,阿诚他们好好练兵,别再浪荡了!”

    “下去吧!”瞧着金子还没缓过神,古五亦是缺了趣味。

    “是,王兄。”古淳风也未料到王兄就这么高高抬起,轻轻落下了,忙起身告退,今儿王兄是真是莫名奇妙。

    “金子,遣你去将谦和诓来!人呢?”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