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怎么又绿了 第二十三章 流月公子
作者:小月芸芸的小说      更新:2018-07-30
    ..孤怎么又绿了

    这几日袁尚得空整理这探子的消息,将平南城的世家显贵都捋了捋,自然也得到了礼部侍郎秦文出了纰漏的消息。

    这前后关节一串,袁尚亦是估得七七八八。他倒是有心提醒秦湘,可她现在人在侯府,初来乍到,已经闹的鸡飞狗跳。老侯夫人召了太医,世子夫人也称病不起,若是给她知晓,依着她这脾气,整个侯府还不够她掀。不仅惹火烧身,哪里还有这悠闲日子。

    左右上将军秦武过些日子也就押送回京了,袁尚琢磨着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乘着秦湘被软禁这段时间,倒是再努力努力,往宫里运作运作。

    就是此刻,他也才稍稍有些信心,在平南城中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被秦湘这平南第一女公子随意拿捏,可闲暇,他习惯性画了些风月册子,心中说不出的憋闷。

    秦姝多次和袁尚偶遇,袁尚在秦国甚是低调,可他精致儒雅,不失风度的容貌,让秦国的女子趋之若鹜。更别提他吝于示人的才华,便是男子见了亦会倾慕,秦国太子古凌风便如是。

    “袁公子,有礼!”秦姝几次试探,袁尚均是轻轻揭过,她如何甘心,这不,特意撇开吴丹儿找了来。

    “秦小姐,有礼!”袁尚躬身作揖后,便试图擦身而过,男女授受不亲。

    秦姝一着急,连忙将藏在袖口的风月册往袁尚的身上甩,袁尚敏捷的躲开,暼了一眼地上的风月册,心中一凛,退后几步道:“秦小姐?您的书掉了。”

    秦姝俏脸一红,原想着他会为自己捡起风月图,自己在顺便试探他是否是那位“流月公子”,哪里知道他必退三舍。

    “袁公子,能否为本小姐……”秦姝上前一步,红着脸,娇俏请求道。

    “秦小姐,男女之间独处本已不妥,若是被人误会私相授受,袁某倒是无碍,玷污了小姐清白,可是大大的不妥。”袁尚急退三步,拉开距离,严辞拒绝。

    可考虑到在人屋檐下,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袁尚还是补充:“秦小姐,不若您在这儿,等你的丫鬟来拾,袁某先行告退,”

    “袁公子,你家中……”可有妻妾?……秦姝羞愧难当,咬着唇,硬是咽回去,“嗯……可有这样的册子?”

    细想还是不妥,秦姝连忙羞红着脸补充道:“这位流月公子画工精致华丽,风韵脱俗,故事感人肺腑……不知袁公子可识得?”

    袁尚窘迫的低头,“秦姑娘一定是找错人了,袁某不识什么流月公子。”

    堂堂一国国手,若是他袁谦和画这风月图被传回秦国,别说还有名声可言,可不是秦国的罪人了?

    早前他就想到了这层,一改他往日的绘画技巧,化繁为简,并署名“流月公子”。

    “可……早前我听说秦湘从富贵坊拍了一位画师,而这……册子,正是从富贵坊散出来的。”秦湘没有那些眼线,只能听了市井的传说。

    “必是误会了,秦大小姐冰清玉洁,怎会让袁某画那……册子。袁某告退!”这是拿秦湘给自己做幌子了,袁尚“愤然”离去。

    秦姝一阵误会,“秦大小姐冰清玉洁”这是自然,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秦大小姐”不是自己,有些瞠目结舌,他……莫不会是故意的吧……

    “秦湘,你给我出来!”秦姝如何能忍,可是如今府中就是祖母,母亲都卧病在床,断不会自己出头,她只得自己带着四个丫头,理直气壮的杀到暖阁苑。

    再说秦湘和清儿正无聊之至,经过之前的闹腾,秦厮这变相的软禁,甚是周全,秦湘也找不到由头发火,袁尚有一搭没一搭传着不痛不痒的消息,秦湘从未有过如此——清闲,还真真儿的有些不习惯了。

    这可不,盼什么来什么了!秦湘和清儿惊喜的对望,“腾!”赶紧从椅子上爬了起来!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