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怎么又绿了 第十七章 本王悦之
作者:小月芸芸的小说      更新:2018-07-30
    ..孤怎么又绿了

    秦湘领着清儿,不好松懈,快步走向宫门,张公公远远的追了过来,“秦小姐,请留步。”

    秦湘微微一怵,还是躲不掉么?“张公公,有礼!”她带着清儿恭敬行礼,“敬请张公公吩咐。”

    张公公哪敢受她全礼,让开身子迎接道:“秦小姐,折煞奴才了!”

    “吩咐不敢,陛下让奴才给秦小姐带句话。”张公公红着脸,“秦小姐,附耳过来。”

    “额……”秦湘错愕,僵着身子,不动,张公公无奈,只得上前一步,用只她一人听到的声音,模仿着李域的口吻道:“本王悦之。”

    张公公传完话,急急后退,行礼道:“奴才冒犯了,秦小姐,慢走……”

    秦湘真是心情复杂,浑浑噩噩的,不真切的很,如此……父亲就快得胜归来了?自己真的要嫁给李域?这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小姐,累了一天,您早些歇歇吧!”清儿伺候秦湘躺下,秦湘却噩梦连连,睡的极不踏实,只觉得浑身乏力的很。

    翌日大早

    “清儿……”秦湘一直睡到辰时,却见清儿不在房中伺候,自顾自的张罗了起身。秦湘顺着园子向外院走去,今日安静的分外的古怪,连平日里打扫的丫头,花匠,小厮都不在?

    “广叔……”秦湘步子有些急了,广叔有些武功,耳力非比寻常,若是自己呼喊,怎么可能不答,“广叔……清儿……”秦湘心知不妙,疾步向前厅寻去。

    “二小姐,侯爷在议事厅等你!”两位丫鬟得体的行礼道,秦湘这才放心,“祖父来了?怎么不喊醒我!”秦湘跟着丫鬟到了前厅。

    秦湘这才看见秦广被人压在地上,堵着嘴杖责,急急上前喝道:“住手!何人敢在我将军府如此放肆!”

    秦湘一个长腿,劈向一个奴才,那奴才直接趴地不起,她飞身又一个侧腿踢飞另一彪行大汉,径自扶起秦广。将军府被钳制住的一干人等,也终于缓了口气。

    “乃敢!”武宁候秦厮怒发冲冠,这孙女胆大妄为,不给自己面子就算了,竟然踢了陛下的护卫军!仗着自己是主子,人家不便还手罢了!

    秦湘狠狠抬头,“祖父,今日若不给我个交代,就别想出了这将军府!”秦湘一甩束起的长发,今儿她怕麻烦,做的女公子打扮,此刻撂起狠话,很是潇洒!

    袁尚微微失神,这女子……真是世间罕见,独一无二。

    “交代?!你问本侯要交代?!你个孽畜!你使人哄抬粮价!妨碍粮官筹措军粮,罪证确凿!你还要我给你交代?!!”秦厮压着一口怒气道:“本侯今早已经上折子负荆请罪了!”

    “你?!”秦湘一口老血没喷出来!父亲得胜归来在即。他!竟然参了父亲一本!还好意思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呸!虎毒还不食子!

    “陛下令罢免秦武,押回平南!马将军今晨已经走马上任,赶往边疆!本侯来查封将军府。”秦厮看她那眦睚必报的模样,心中一寒,折中道:“来人,封住将军府,只准进不准出。”

    “你,跟本侯回武宁侯府!”秦厮一个眼色,那来寻人的两个丫鬟上前,屈膝道:“小姐,别为难奴婢了。”两个丫鬟竟是有些功夫底子的。

    “秦厮,你要是敢动平南军旧部,平南军和你不死不休!我秦湘说到做到!”秦湘恨恨扭头,不免开始担心得道掌柜了。

    “反了!你这是不要脑袋了么!赶紧滚!”秦厮怒急攻心,却也甚是着急,这丫头一向护短的很。

    “侯爷,小姐用惯了奴婢,求侯爷让小姐带着奴婢!”清儿忽然跪下磕头求秦厮,“砰!砰!砰!”三个响头听的扎心。

    秦厮一个恍惚,秦湘也不走了,怨毒眼神就射了过来,“去吧!去吧!”

    “谢谢侯爷!”清儿利索窜了出去,秦广要开口,被秦湘一个眼神止住。

    “侯爷,在下袁尚,是秦小姐的画师。”袁尚突然上前自荐,秦厮一口老血没憋出来,关卿卵事:“去!去!其他人看好了!一个苍蝇不准飞出去!”

    秦厮大步离开,看也不愿看这一府的糟心,早想插手将军府,可不是这样的查封。

    ,精彩!

    (m.. = )